为收缩军费开销 Netherlands、比利时预备“军事黄

据报道,比利时国防大臣德克雷姆和荷兰国防大臣汉斯?希伦日前举行会议,讨论“合并”这两个国家国防的方案。目前,这两个国家的军费支出正面临难题,荷兰计划在未来4年内削减军费10亿欧元,比利时也计划在年内削减军费3500万欧元。另一方面,由于北约在海外发动军事行动,这两个国家军费支出更是捉衿见肘。在这样的形势下,两国有意进行“军事一体化”,合并国防。比如,把两国的海军合而为一,或者干脆比利时取消海军,完全由荷兰海军来承担两国的海防。

因为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彼此都面临着军费支出削减、军事能力下降的严峻挑战,如果他们不想降低军事实力和世界地位,那就只能选择合作。然而,这种合作却成了推进欧盟防务一体化的“催化剂”。

如今,英国“脱欧”已成定局,这一方面削弱了欧盟的整体实力,另一方面也使得法、德成为无可争议的欧盟轴心,两国都明确支持欧盟防务一体化。在欧洲最重要的两个大国取得一致的情况下,欧盟一体化可望取得一些积极的进展。但是,就实际情况而言,欧盟防务一体化仍然面临诸多障碍。

据媒体报道,为应对债务危机,欧盟国家都在用削减预算的办法治理财政,其中包括荷兰和比利时这两个西欧国家。近日,这两个国家开始讨论军事一体化的可行性,以破解军费遭到压缩的难题。  

与会部长强烈呼吁欧盟各国强化军事合作、共享军事资源,有效助推欧盟防务一体化发展。至此,在金融危机“窘迫”这道坎面前,欧盟各国多年来防务合作的僵局终于被打破。

面对美国种种“退群”行为,以及欧盟面临的恐怖袭击、难民潮、网络攻击等安全困境,德国总理默克尔明确表示:“我们完全依靠别人的时代从一定程度上已经结束。欧洲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法国总统马克龙也明确回应,欧盟国家必须打造“真正的欧洲军队”。

为削减军费开支 荷兰、比利时准备“军事一体化”

与此同时,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准备出台大幅削减计划,而其他欧盟成员国也有步其后尘之势。专家预测,欧洲国家军费在未来几年内将减少10%至15%。

一个在政治、经济上已经达成较高程度一体化的邦联,要求在防务上实现一定程度的一体化,其诉求不难理解。1991年12月签署的《欧洲联盟条约》,将“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作为与欧盟政治、经济政策并列的三大支柱之一。1993年,欧盟决定以先期建立的法德混合旅为基础,扩展一支法、德、比利时、卢森堡和西班牙5国参加、总兵力约5万人的“欧洲军团”。然而,由于在防务上长期倚赖北约所造成的惯性,“欧洲军团”组建进展乏力。

对此,比利时媒体评论说,欧盟应该建立统一的军队,这样既可以大大提高战斗力,同时还能节省成员国大量军事开支。但问题是,现在欧盟大国对此并不感兴趣。因此,比利时与荷兰搞军事一体化,不失为是一种选择。

解放军报文章:日前,欧盟27个成员国国防部长在布鲁塞尔举行会晤,重点研究各国受金融危机影响缩减军费以后,如何通过合作维持和发展欧盟集体军事实力,促进欧盟安全和军事合作的政策。

最新进展

实际上,受军费缩减的巨大压力,比利时与荷兰已经开始缩小各自军队的规模。以荷兰为例,从5月9号起,荷兰部队不再使用坦克。当天,现有60辆坦克全部开进仓库长期封存。另外,荷兰当天还长期封存了14架美洲狮运输直升机、19架F16攻击机等战机。未来4年,荷兰士兵人数将从目前的6.9万人削减到5.7万人。

然而,这次汹涌的金融危机让欧洲各国被迫削减军费,也为欧盟推进军事合作提供了“危机中的契机”。在英国《卫报》看来,英法展开全面军事合作并非基于两国的“友爱”,而是形势所逼。

吴敏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经济压力之下,欧盟成员国在调整自家防务力量的同时,开始热衷于通过双边或多边军事合作来节省日渐捉襟见肘的军费开支。

步履维艰

各国在削减军费后,为了减少军事力量的重复建设,纷纷通过精简、合并、共享等手段,合理有效地使用军费,节省军事开支,而欧盟共同防务能力也必将在此过程中得到实质性的加强。

法国总统马克龙2017年上任以来,多次提出重塑欧洲,呼吁打造“真正的欧洲军队”。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此表示支持,并提议“设立一个设有轮值主席的欧洲安全理事会”。但是,在2018年11月13日的一战终战百年纪念活动中,美国总统特朗普嘲讽了马克龙建立“欧洲军队”的主张。

从欧盟方面来分析,多年来,虽然法德等国一直致力于推动欧盟整体防务的建设,以期逐步摆脱美国通过北约对欧洲防务的控制,但以英国为代表的另外一部分欧盟国家却始终不甚热衷,导致欧盟共同防务合作长期以来进展缓慢。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过去数十年间,欧盟的政治、经济一体化进程推进较快,但防务合作领域却鲜有实质性进展。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欧洲的集体防务一直受以美国为主的北约所主导。

其实,美国为欧洲防务一体化划定了明确的界限。默克尔和马克龙所谓的“真正的欧洲军队”,至少包含以下要素:独立运行的指挥体系、实力充实(至少10万~20万人)的作战部队,以及独立运行的指挥控制系统等。

最近,德国和瑞典两国也提交一份关于加强军事合作的报告,敦促欧盟成员国确定可能的合作领域。报告认为,各国可在部队训练、战术和战略运输、后勤、通信和侦察等方面共享资源,展开合作。

欧盟国家的内部协调也非易事。欧盟主要国家都既是欧盟国家,也是北约盟国,而其他的一些欧洲小国,有的只是其中一个组织的成员。这就为美国拆解和牵制欧盟防务一体化的努力提供了机会。到目前为止,欧盟防务一体化的努力,尚未有一个计划或者动议,得到所有欧盟国家的支持。因此,欧盟防务一体化还面临很多不确定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特别是在欧洲债务危机爆发之后,多个欧盟成员国不得不决定或计划削减军费。英国政府今年10月公布战略防务与安全评估报告,宣布今后4年将国防预算削减8%,陆军裁减7000人,海军和空军则分别减少5000人。此外,包括战斗机、坦克、重炮、护卫舰和驱逐舰等军事装备也在裁减之列。除了英国之外,法国计划在未来3年内减少36亿欧元军费开支,德国也正在制定国防预算削减计划,未来3年军费支出将减少6%,并裁军4万人。

近年来,欧盟在努力不断推动防务一体化,但也面临众多障碍,要建立一支相对独立和统一的“欧盟军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于是,原本受到冷落的欧盟军事合作又重新被提上议事日程。今年9月,欧盟国防部长在比利时根特举行会议,决定加强防务合作,并要求欧洲防务局制定具体的合作项目。11月,法国和英国率先尝试整合和分享各自的防务能力。双方签署协议,决定创建“联合远征军”快速反应部队,从2020年起联合使用航空母舰,并在2015年前实现核试验设施的共享。

2017年12月11日,欧盟理事会宣布,欧盟批准了25个成员国签署的防务领域“永久结构性合作”,同意将欧盟卫勤指挥、军事行动、海洋监视以及网络安全等作为首批17个防务合作项目,涵盖军事培训、网络安全、后勤支持、救灾和战略指挥等方面。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明确表示:“欧盟成员国达成‘永久结构性合作’的决定,为打造欧洲防务联盟奠定了基础,欧洲不能、也不应该把安全和防务事务交给他人打理。”

金融危机催生欧盟军事合作 助推欧盟防务一体化

前路漫漫

当然,金融危机催生的这轮欧盟防务合作新模式,能否顺利展开并向前演进,还将受到诸多因素的掣肘,特别是这种“自己单干”的方式,能在多大程度上摆脱美国的影响,仍需拭目以待。

2018年6月25日,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号召下,法国、德国、比利时及英国等9国签订“欧洲干预倡议”意向书,计划组建一支联合军事干预部队。这标志着在新的历史时期欧盟防务一体化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在美国眼里,北约是以美国为主导、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军事集团,是美国控制欧洲的一个工具。老布什总统的顾问约翰·博尔顿曾说,欧盟想建立一支独立于北约的快速反应部队是刺向北约心脏的一把利剑,是对北约的致命一击,美国决不会容忍。

此外,防务开支也是个大问题。目前,在北约的防务支出中,美国占了70%,2020财年军费达到7500亿美元。而法国大约460亿美元,德国只有455亿美元。其GDP占比,法国只有1.8%,德国仅占1.3%。德国因为防务开支占GDP的比例太低,受到特朗普的一再严厉指责。然而,如果建设一支“真正的欧洲军队”,欧盟国家的防务开支肯定要超过GDP 的2%。特朗普对于法、德热衷建设“欧洲军队”的嘲讽,大概含有“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意味。

但美国对欧盟防务一体化早就画定了三条红线,即不能把欧洲和美国分离开来、不能建立与北约相重复的架构、不得歧视北约中的非欧盟成员国。这三条红线与欧盟防务一体化的主要诉求,即逐渐摆脱对美国和北约在安全领域的依赖,建立平等的欧美关系,明显是针锋相对的。

但欧盟防务一体化的梦想依然诱人。2016年9月,首次没有英国首相参加的欧盟峰会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召开,与会的27国领导人深入讨论了“组建永久性欧盟军事指挥部”等建立“欧洲军队”的防务一体化路线图。11月,欧盟委员会提出“欧洲防务行动计划”,并设立每年55亿欧元的“欧洲防务基金”,以促进欧盟国家在防务领域的研发及产业发展。

1997年,欧盟12国签署的《稳定与增长公约》生效,规定了欧盟财政政策的基本规则。1999年,欧盟决定创立欧元,并成立欧洲中央银行。2002年7月,欧元正式流通,这是欧盟经济一体化的决定性步骤。2004年10月28日,欧盟议会通过《欧盟宪法》,这是欧盟政治一体化的标志性步骤。迄今,欧盟共有正式成员国28个(英国退出后为27个),候选成员国5个,谈判加入国1个。

与此同时,在武器装备的研制和发展上,欧洲国家也尽量体现自己的独立性。在作战网络方面,美国与欧洲盟国在战术网络上有数据链接。美军专门为北约盟国研发了“多功能信息分发系统”,这一系统比美军自用的“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技术难度和成本都有降低,但可以融为一体。而德国和荷兰计划共同研制的“战术优势网络”,是比美国提供的“多功能信息分发系统”更加复杂、功能更加强大的战场网络。

欧盟是一个成员国不断拓展的超国家组织。1992年2月7日,欧共体原六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和新加入的丹麦、英国、爱尔兰、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共12国在荷兰小城马斯特里赫特签署《欧洲联盟条约》,欧洲联盟正式成立,条约决定设立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欧盟议会和欧盟法院。

2003年3月20日,美、英联军在没有取得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对伊拉克开战。由于德、法、比利时、卢森堡等欧盟国家明确反对美、英对伊拉克的战争,被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讽刺为“老欧洲”。“老欧洲”国家开始着手建立统一的军事指挥机构,加大了建设“欧盟军队”的力度。欧盟国家计划打造18支“欧盟战斗群”,将每支1500人规模的战斗群建成欧盟快速反应力量的支柱。但受到指挥决策流程复杂、北约启动快反部队建设等因素的制约和影响,“欧盟战斗群”建设被迫缩减。结果,无论“欧洲军团”还是“欧盟战斗群”的建设,都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果。

2017年美国政府的更迭为欧盟防务一体化提供了新的推力和契机。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采取几乎是“蔑视欧洲”的政策,不仅在贸易争端上对欧盟国家纠缠不休,而且不断催逼北约盟国增加防务开支,甚至把美国“保卫欧洲”的义务与合作,当成一场“给货付钱”的交易。这种做法令欧盟忧虑丛生。

英国、意大利、荷兰等国都购买了美国的第五代战机F-35,但在新一代战机研制上,英国去年宣布了第六代战机“暴风”的研制计划,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共同签署研发“下一代战斗机”的框架协议。这些都表明了欧盟国家不愿意只有依赖美国这一种选择,而是追求一定的自主性和独立性。

6月26日,德国和荷兰政府官员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签署协议,计划建立首个联合军事互联网“战术优势网络”,并将此网定位为欧盟防务一体化的基础。此前的6月17日,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已经共同签署研发“下一代战斗机”的框架协议,“下一代战斗机”的性能指标将超越美国第五代战机F-35。

在军事行动合作方面,美国与欧盟国家也面临新的“不协调”。7月初,美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别代表詹姆斯·杰弗里访问德国时,要求德国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以替换部分美国军队继续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残余力量,遭到德国政府的抵制。这是2003年欧盟国家抵制美国入侵伊拉克后,美国与欧盟国家在军事行动协调方面的重要分歧。

专家视线 欧盟防务一体化的努力与阻力

在特朗普上任第一年,即2017年的西方七国集团峰会上,特朗普没有明确表示“将遵守”北约宪章第五条的集体防卫条款。这是自1949年杜鲁门总统以来,美国总统第一次没有表示将遵守北约宪章,也是北约历史上的第一次。与此同时,特朗普猛烈抨击了北约各成员国没有遵守诺言,将国防开支的比例提高到国内生产总值2%的标准。这无疑是对欧洲各国领导人的当头棒喝。

本文由爱彩票app下载安装发布于爱彩票app下载安装,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收缩军费开销 Netherlands、比利时预备“军事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