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泽危害弥漫澳大拉斯维加斯联邦(Commonwealth

但泽位于波兰的北部,濒临波罗的海的格但斯克湾,这是一个略呈半圆形的海湾,位于波罗的海的东南部,部分以海尔半岛与波罗的海的主体相分隔,有波兰最大的河流维斯瓦河注入。 但泽在历史上最引人注目之处,就是自从1308年条顿骑士团征服该市以后的600多年间,它一直是德意志和波兰两大民族之间反复争夺的主要焦点。 由于它控制了维斯瓦河的入海口,是波兰最理想的出海口;同时它也是联结东普鲁士地区和德国大部分领土的咽喉要地。因此,波德两国均将该市视为自己的生命线,每次战争之后,失去这座城市的一方会引为奇耻大辱,并积极备战,于是又引发下一次的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战败。战后,根据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提出的“十四点”原则,协约国同意波兰重新成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但如果完全按照民族分布来划分国界,新成立的波兰只能是一个内陆国家,周围又被强大的敌国所包围,将非常不利于它的生存。 波兰人根据地理形势,也根据历史上对但泽的拥有,希望重新得到这座城市作为波兰天然的出海口。波兰的愿望得到了协约国的支持。 最终各方妥协的结果是:1919年的《凡尔赛和约》中规定,波兰得到通往波罗的海的狭长的波兰走廊,而但泽成立自由市,一个在国际联盟保护下的半独立的准国家。 但泽自由市于1920年11月15日正式成立,管理内政的权力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占绝对多数的德国居民手中,但自由市的外部事务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波兰的控制。 自由市发行自己的邮票和货币,货币上刻有铭文“但泽自由市”,以及该市的东方海运和历史的标志。 但是,无论是波兰还是德国,对这样的安排都并不满意。对于波兰人来说,但泽自由市的存在在事实上阻碍了波兰贸易,加上对定居该市的波兰人的限制,于是波兰政府决定在该市以西波兰走廊的部位新建格丁尼亚港口,不久这个新港口就占据了波兰海运出口总额的大部分份额。 而对于德国人来说,失去了但泽和“波兰走廊”地区,就使得德国领土被分成了不相连接的两块,连接德国大部分领土与东普鲁士之间的咽喉被“掐断”,位于“波兰走廊”和但泽自由市之东的东普鲁士成为一片孤岛。当地占多数的德国人甚至无权向其他有争议的地区一样举行公投,决定自己的归属。 因此,许多德国人一直对此耿耿于怀,在战后的德国引起了许多争议和复仇思想。慕尼黑会议之后不久,德国就认为,全面解决波兰和德国之间积怨的时机已经到来。 1938年10月24日,里宾特洛甫向波兰驻德大使利普斯基提出3条要求: 一、把但泽自由市归还德国; 二、由德国在波兰走廊建一条超级公路和一条双轨铁路,二者都要享有治外法权; 三、波兰参加反共产国际公约,共同反对苏联。作为报答,德国愿意将德波条约从10年延长到20年,并且对波兰边界作出保证。 11月19日,利普斯基根据外长贝克的指示通知里宾特洛甫:“任何使自由市并入德国的趋势都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场冲突,不仅是局部性的,而且是危及整个波德关系的冲突。” 希特勒对此做出了激烈反应。11月24日,他向三军司令发出命令,要求德国军队做好占领但泽自由市的准备。 1939年1月5日,希特勒在伯希特斯加登接见波兰外长贝克,两人再次谈到但泽问题。 希特勒说:“但泽是德国的,它永远属于德国,它迟早会成为德国的一部分。然而我们可以保证不会在但泽造成什么既成事实。” 希特勒试图说服贝克答应他们的要求,但未能奏效。第二天,在同里宾特洛甫的谈话中,贝克表示,在但泽问题上,他“看不出有什么可能取得协议”。 3月21日,里宾特洛甫约利普斯基,再次向波兰提出领土要求,仍态度傲慢,气势逼人。里宾特洛甫警告说,元首“对波兰的态度越来越感到惊讶”。他希望波兰对德国的要求做出满意的答复。 3月26日,利普斯基把波兰政府拒绝德国建议的备忘录转交里宾特洛甫。波兰不允许德国侵占但泽。面对威胁,波兰征召后备兵入伍,并宣布实行局部动员。里宾特洛甫拒绝了波兰的备忘录,对波兰的动员措施大发雷霆,并宣布波兰军队对但泽领土的任何侵犯都认为是对德国的侵略。 第二天,里宾特洛甫再次召见波兰驻德大使,无中生有地指责在波兰境内发生的对日耳曼少数民族的迫害,说这件事“在德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他声称,由于波兰政府的态度,两国之间的关系已迅速恶化。 3月28日,贝克召见德国驻波大使声明,由德国或者由纳粹的但泽参议会任何改变这个自由市现状的企图,都将被波兰视为开战的理由。 德国在外交上采取攻势的同时,在军事上也在进行针对但泽自由市的准备。2月底起,每天都有德国军火从埃尔平运往但泽的警察营房。3月13日和14日,东普鲁士的德国军官沿着埃尔平-但泽公路和“可能的战场”一带进行侦察。 在斯洛伐克被占领后,德国立即在这个保护国中开始修筑工事。 在27日至31日的几天里,不断传来德国军队在斯洛伐克朝着波兰边界方向频繁调动的报道。为防止不测,波兰在3月17日至25日期间也将部队和战争物资运往德波边界地区。 另外,但泽市的民社党党徒也猖狂活动,他们准备于3月29日起事,只是由于德国当局认为,“通过但泽去波兰是不合适的”,出面进行干涉,才未动手。 在3月的最后几天里,在波兰,人们预料德波战争可能随时爆发。到30日,波兰驻柏林大使馆的大多数官员和波兰侨民已将其家眷遣送回国,领事们已接到销毁机密文件的命令。此时,波兰国内也在为抗击德国侵略进行着紧张的准备。 1939年5月25日,希特勒已决定入侵波兰。此后,德国便加快了但泽军事化的进程,它利用多种借口将人员和武器送往但泽。 但泽当局大大增加警察的人数并组织志愿兵。6月底7月初,在但泽市区周围建造了工事,在维斯杜拉河上建造了一座浮桥,征用了房屋以储存军火,检查了全部摩托车辆和动员了马匹。 7月3日,但泽参议院颁布动员劳动力的法令,4日,关闭了霍尔小岛,以供存放武器和驻扎志愿兵之用。为德国私运武器进入但泽,波兰与但泽当局还发生了持续数月的海关争端。在整个6月和7月,人们都一直在担心,但泽会随时遭到德国的袭击。 8月初,纳粹德国领导人开始直接干涉波兰驻自由市的代表和但泽参议院之间的争端,对波兰施加更大的压力,直至9月1日战争爆发。

  与此同时,希特勒在两天后进入了再次不费一兵一卒占领的默默尔市,在当天下午两点半默默尔市戏院发表了他那惯例性的演说。波兰政府知道了这件事后,显得极为惊慌,在德国驻波大使汉斯阿道夫冯毛奇给柏林的报告中称"波兰的后备兵已征召入伍,动员了三级役龄的后备兵,部队向但泽方向集中。"这对希特勒还有陆军将军们说是颇为严重的事情。3月26日,波兰方面表明了拒绝,纳粹德国还从未碰到这种情况,希特勒打算用对付奥地利和捷克的方法来对付波兰,但希特勒失算了。贝克很快向英国寻求军事同盟,而这次张伯伦并没有忍让,在张伯伦3月31的演说中声称,一旦波兰遭到进攻,英法两国将全力支援波兰。

  希特勒暴跳如雷,他很快写了一份答复给贝克和张伯伦,答复包含在给武装部队的命令中,代号叫做"白色方案"。而这个方案,对世界造成了越来越严重的威胁。

  希特勒得到了捷克斯洛伐克,接下来就是对波兰的入侵了。

  希特勒遭遇到了反抗,这次反抗,不仅仅来源于波兰,更来源于张伯伦和达拉第。德国在战争的路上遇到了不得不扫除的障碍-英国。在这一次,张伯伦摒弃了很多东西,用他那最后的为数不多的政治生命来阻止希特勒的侵略行动。张伯伦这一次的行动,大概是对之前行动的忏悔,和对事情发展到现在的一个反击,张伯伦表现了英国绅士该有的作风,虽然太晚了。

  英国和法国也开始正视德国问题了,1939年3月21日法国总统对伦敦进行了国事访问,张伯伦向法国人建议说英法两国同波兰和俄国一起发表一项正式声明宣称四国将协商制止进一步侵略的步骤。这项声明在当天传到了贝克耳中,但遭到了波兰外长颇为冷淡的对待,此外,张伯伦和贝克认为俄国不怎么值得相信,这项声明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同样在这一天,利普斯基被请去见里宾特洛甫,这次里宾特洛甫的态度冷淡而咄咄逼人,里宾特洛甫希望波兰早日在德国和苏联之间做清楚选择,同时建议贝克应早日到柏林面见希特勒。

  消息传到了波兰,贝克在一个星期后将答复传达给利普斯基,利普斯基把回复传给了纳粹党人,说波兰人无法接受这个提议。里宾特洛甫不喜欢这个答复,他说波兰应该再认真考虑。对贝克来说,但泽问题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他也明白但泽绝对不会归属于纳粹德国。这之后双方又举行了几次会谈,仍旧没有什么作用。波兰和德国在但泽问题上是无法谈拢的,德国政府自魏玛共和国开始便日夜渴求但泽的回归,但德国人却忘了这块土地本身就是属于波兰人的。波兰人并没有深刻意识到纳粹德国的可怕,直到1939年3月15日希特勒占领了波西米亚,摩拉维亚和斯洛伐克的时候,波兰人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困境,它自己的南北边界都被德国军队包围了。

  在那之前,波兰和德国是穿一条裤子的,在慕尼黑会议中,波兰也从捷克斯洛伐克中夺得了一块土地,波兰不知道自己的所谓盟友是獠牙已经咬到自己身上的恶魔,还在和德国保持着暧昧关系。1938年10月24日,里宾特洛甫在伯希特斯加登的格兰德饭店宴请波兰驻德大使约瑟夫利普斯基,这顿饭持续了约三小时,气氛融洽,里宾特洛甫说了点闲话便言归正传,说到了但泽必须"归还"德国,想修建一条超级公路和双轨铁路经过波兰走廊将东普鲁士和但泽连接起来,最后,希特勒希望波兰参加反共公约一起对付苏联。说完后里宾特洛甫希望利普斯基将这个消息口头传达给波兰外交部长贝克,希望波兰方面考虑过后再进行答复。

本文由爱彩票app下载安装发布于爱彩票app下载安装,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泽危害弥漫澳大拉斯维加斯联邦(Commonwealth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