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川数正:德川家康以至丰臣秀吉的家臣

此外,次男石川康胜(另说长男康长)在大坂之阵时以浪人大将的身份进入大坂城。夏之阵是真田幸繁(幸村)寄骑之一,于天王寺?冈山之战战死。

德川家康(1541—1616),日本战国时代末期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江户幕府的第一代将军。 德川家康,(とくがわ いえやす)(天文11年12月26日——元和2年4月17日;1543年1月31日—1616年6月1日)年生于名古屋附近的冈崎,为冈崎城主松平广忠之长子,原姓松平氏,小名竹千代,初名元信,后改名元康,最后改名家康,1566年奉敕改姓德川。德川家康的先祖是发迹于三河地方的一个土豪,在战国时代逐渐上升为战国大名,到松平广忠这一代时,松平氏已领有整个三河国。但其领国被夹在势力较强的两个大名尾张的织田氏和骏河的今川氏之间,地位很不巩固。 1547年松平广忠与尾张的织田信秀作战,为请骏河的今川义元援助,将六岁的家康送作今川氏的人质,但中途被织田氏所夺,监护在热田有两年之久。在此期间,其父广忠被自己的近臣暗杀。1549年担任今川军师的太原雪斋指挥七千大军攻陷三河的要冲安祥城并掳获了守将织田信广,雪斋遂跟织田信秀交涉,成功以信广交换被劫走的松平竹千代。德川家康便返回冈崎,仅十日又作了今川氏的人质。八岁至十九岁这十二年间,德川家康作为人质住在骏河。 1560年桶狭间之战,织田氏大败今川氏,今川义元阵亡。从此德川家康摆脱今川氏而独立,1562年与织田信长结成同盟,开始全力经营三河。由于他求成心切,采取过激措施,激起了1563年三河国全境的一向宗起义。经过他近一点的攻战,残酷地镇压了起义后,才逐渐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基地。 1568年德川家康的同盟者织田信长进入京都,迈出了统一全国的第一步。这时已在三河打下了坚实基础的德川家康开始采取东进政策。1570年他联合织田信长在妹川打败浅井氏、朝仓氏,将治所迁往滨松。但这时武田信玄也想夺取全国政权,为扫清进军道路上的障碍,屡次出兵远江和三河。 1572年10月,武田信玄率四万五千人大举进军京都。德川家康闻讯率自己所部及织田信长援军一万余众迎战于三方原。此战便被称为三方原合战。由于双方兵力悬殊,且用兵之妙信玄又略高一筹,结果德川、织田联军大败,织田援将·平手凡秀战死。此战死伤千余,德川家康逃回滨松。此役德川家康虽然打了败仗,但武田信玄却十分佩服德川军的勇猛顽强。武田信玄的猛将马场信秀事后对信玄说:“看了三河军的尸体,面朝我军倒下的都是脸朝下,面向滨松倒下的都是脸朝上,这说明这些士兵都是向前冲杀时战死的,因想逃跑而被处斩的一个也没有。”据说德川家康就是经过此役而取得了“海道一雄”的名声。 此后德川家康一面与武田氏对抗,一面加强领内建设。1575年5月,联合织田氏于长筱之役大破武田胜赖,1581年陷远江的高天神城,把武田氏驱逐出远江。翌年随织田氏灭掉武田氏,领有骏河。 1582年织田信长死于本能寺。信长一死,围绕政权落入谁手的问题各大名之间展开了激烈斗争。本能寺之变时德川家康正在界市,因急取近道需经伊势返回三河,期间由服部半藏等护送平安回到三河,才免遭危难。 德川家康返回冈崎后,发现中央的实权已被丰臣秀吉夺去。为了积蓄实力准备将来与丰臣秀吉分庭抗礼,他更加坚定了东进的决心。不久发兵占领了甲斐,同时把手伸进了信州。至1583年前后,德川家康已先后把三河、远江、骏河、甲斐、南信浓五国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当时东海道地区兵农分离进行得很缓慢,还没有像大内氏和北条氏那样形成大名的城下町,家臣和自己的封地还紧密地联在一起,因此要控制家臣必须牢牢地控制住土地。鉴于这种情况,德川家康当时对所属家臣一律采取给予封地的形式,通过土地这个纽带来控制家臣。 这一时期德川家康也很重视发展领内的工商业。早在三河国时他就把三河的小山新市作为“乐市”,免除各种税役。迁入滨松后,他又整顿了各种工商业团体。征服甲斐后,统一了通过甲斐全境的度量衡,招揽外地商人到三河、远江进行贸易。通过这些措施,德川家康不仅稳定了对新领地的控制,而且增强了经济实力。 此后丰臣秀吉步步推进国内的统一,不久当上了关白和太政大臣,名副其实地掌握了全国政权。丰臣秀吉与德川家康之间也很自然地变成了近似于主从关系的一种关系。 丰臣秀吉征伐九州时,德川家康未被征调,摆脱了一次巨大的消耗。但1590年征伐小田原时他参加了战斗。北条氏灭亡后,德川家康被封于关八州,年贡260万石。1590年8月1日德川家康离开五国迁往江户,从此采取一系列措施,全力经营关东。 首先,采取新办法配置家臣。德川家康在靠近江户的武藏、相模等地,集中了直辖地和封地在一万石以下的下级家臣。万石以上的高级家臣配置得尽量远些,分布的密度是关东的西南部略稀,东部与敌对性大名接壤的边境地带较密。显然,这样配置是一种临战体制。而且他在进入关东的同时,便决定将封地换算成产量发给家臣。这些措施对进一步控制家臣,巩固关东新领地起了很大作用。 其次,德川家康为了调整农村中的租佃关系,稳定新领地的秩序,还开展了大规模的检地。其具体办法是,在土地登记册上,在隶属农民登记人姓名的右上方标上人名肩书,表明该人耕种的土地其领有权是属于哪个名主的。这样做,是既承认身为领主的名主的土地领有权,使其负担交缴年贡的责任,另一方面又承认租佃者尚不稳定的耕作权。这种措施对治理关东这种比较落后的地区是得策的。 最后,德川家康也十分注意发展领内的工商业。为了解决陆路运输和吸引外地商人来江户经商,从江户和周围农村征调人夫建立了道中云马役。为了解决水路交通问题,组织人力挖掘沟渠,使船舶可以直接停靠江户城下。又指定专人管理领内的度量衡;委托从旧领地跟来的土豪式商人发展江户的市区建设和对工商业进行管理;1592年以后,铸造了号称武藏小判的一两金币,以促进货币流通。随着江户建设的步步进展和工商业的繁荣,外地商人纷纷来到江户。德川家康对关东的建设,为他后来夺取全国政权提供了巨大的经济支援和巩固的根据地。 1598年丰臣秀吉死后,德川家康是五大老的首领。1600年,他进攻上杉景胜。接着于当年9月的关原之战打败石田三成,掌握了全国政权。1603年2月,被朝廷任命为征夷大将军、右大臣、源氏的长者(即源氏的族长、家主)。同年,他在江户开设幕府。1605年,把将军职让给了儿子秀忠,退居骏府城,但作为大御所仍然掌握着军政实权。1615年5月大坂之役,灭掉丰臣秀赖,实现了所谓的“元和偃武”。1616年3月,出任太政大臣。4月17日死于骏府城,终年76岁,葬于久能山。翌年,追谥正一位,受东照大权现的敕号,后改葬日光山。 日本的战国时代,诸侯割据,大名之间争夺政权的斗争十分激烈,实现国家统一是这一时期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在这种形势下,德川家康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最后夺取全国政权,必须对统一的大局有清醒的认识,因时、因地制宜,采取灵活的政策和策略。在这一点上,可以说他是顺应了时势,举措得宜的。 本能寺之变以后,丰臣秀吉捷足先登,抢先控制了局面,使德川家康失去了一次夺取全国政权的机会。当时大局虽然对他很不利,但这时他与丰臣秀吉之间的关系和实力已非昔日的织田信长与他的关系可比。为了改善自己的处境,他采取了有限的行动。1584年,德川家康应织田信雄之请,与丰臣秀吉战于小牧、长久手,就是出于有限目的的一种有限行为。长久手之战,德川家康打败了丰臣秀吉的一个支队,打死了丰臣秀吉的勇将池田信辉,迫使丰臣秀吉以相当有利于他的条件讲和,这对全国都很有影响,丰臣秀吉对德川家康不得不另眼相待。丰臣秀吉出兵朝鲜时,没有把德川家康的部队编入渡海战列。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德川家康的幸运,其实这是德川家康运用自己的实力和采取巧妙的策略得来的。丰臣秀吉出兵朝鲜,使丰臣政权和西南大名损失惨重,而德川家康却在和平建设中积蓄了财力,壮大了力量。这些变化是丰臣氏政权崩溃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德川家康后来夺取全国政权的重要转折点。 注意内治是德川家康取得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德川家康的内治是和改组与强化封建秩序溶为一体的。在取得全国政权前,每占领一地,总要对新领地的统治加以整顿,而不是一味追求武力扩大版图。夺取全国政权后,为了巩固政权,除保持丰臣秀吉的政治成果外,又采取了一系列改组和强化封建秩序的措施。 一是没收和削减敌对性大名的领地,充实幕府的经济基础:德川家康没收了87个敌对性大名的领地,总收入量为414万石(一说没收了90个大名的领地),减封了三个大名的领地,总收入量为207万石(一说减封四家大名领地)。其中的3/4转封给自己的功臣和亲近大名,其余的1/4划为德川氏的直辖地,再加上甲斐、信浓、美浓、近江、越前、佐渡、陆奥南部等地区的直辖地,总收入量达6万石以上,此外,德川家康还把佐渡、石见、伊豆等地的重要矿山和京都、大坂、奈良、骏府、长崎等重要城市和港湾地划为幕府直辖。这样,幕府就几乎控制了全国的大部分重要财源。 二是建立起幕藩体制的封建统治制度。德川家康根据对幕府的向背,把全国的大名分成三类。第一类是他的儿子和德川氏的近支宗族,这一类叫做“亲藩”;第二类是忠于自己和自己祖先的功臣,这叫做“谱代大名”,“亲藩”和“谱代”是幕府政权的支柱;第三类是关原之战前与德川家康同为大名的人,或战时曾忠于丰臣秀吉战后降服的大名,属于这一类的叫做“外样大名”。德川家康把三种类型的大名混杂相间,使亲藩和谱代大名监视外样大名。其次,为了加强对武士的统治,树立幕府的权威,又于1615年颁布了《武家诸法度》。其要旨是奖励文武、诫逸乐奢华、守节俭、严阶级(即服饰、乘舆的等级规定)、不得蓄浪人、不得擅自修缮城池、不得私婚、不得结党,但最主要的是规定了大名的“参觐交代”制。按规定,全国外样大名分为东西两半,半住江户,半住领地;每年4月为东西两半部大名的交代时期(对谱代大名另有规定),大名的妻子须常住在江户,事实上作为人质,大名依地位带领侍从,构成“诸侯行列”,按期到江户参觐交代。由于“诸侯行列”人数众多,往返于江户和领地之间的耗费十分巨大。因此这一制度不仅可以使幕府实际上把江户交代的大名作为人质而加以控制,还可以大量消耗大名的财力,使之无力叛乱。与此同时,德川家康还进一步推行丰臣秀吉的兵农分离政策,完善了身份制度,把整个日本社会划分为身分世袭的士、农、工、商四个等级,每个等级内部又贯穿着纵的主从关系。最后,在1615年还针对皇室、朝廷、寺社颁布了《禁中及公家诸法度》和五山十刹的法度。这样,以身分制为核心,以幕府为政权的中枢,上对天皇、公卿,下至各藩大名、一般武士、僧侣、农民、手工业者、商人,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幕藩体制。德川幕府就是主要靠这个体制来统治全国。 第三,在对外事务方面,德川家康不是个完全的锁国主义者。创立幕府后,他立即遣使朝鲜,并于1608年恢复了和朝鲜的邦交。与此同时,又积极谋求与明朝的间接贸易。他出于对军需物资和生丝贸易的需要,创立幕府后的初期,对发展与西欧各国的贸易也很积极。1608年,他聘用英国人三浦安针为外交顾问、贸易事务官,并向他学习世界知识、天文和数学。他甚至默许基督教的传播,后来因感到危及日本传统的封建统治,又加以禁止。1612年,幕府在直辖地首先颁布禁教令,翌年便把这一法令推行到全国。1615年起,进而对朱印船贸易也严加限制。 第四,德川家康大力提倡文治。他十分好学,喜欢读有关治国平天下的经史典籍,鉴于字镰仓幕府以来佛教势力已与庄园制紧密结合的事实,他在创立幕府前一直抑制佛教,推崇儒家思想。创立幕府后,他认为庄园制已彻底摧毁,佛教因失去旧的经济基础和遭到沉重的政治打击也已衰落,这时恢复佛教的威信,对巩固新政权不仅无害而且有益,因此晚年逐渐扶植佛教,与名僧探讨各宗的佛法,日益趋于儒佛合一的思想统治。 德川家康一生的最大业绩在于他继织田信长、丰臣秀吉之后,改组和强化了日本的封建秩序,把日本封建社会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他开创的德川幕府在日本历史上维持了长达260多年的和平统一局面,这给日本封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比庄园制时代略好一点的社会环境。但是,德川家康所改组和强化的日本封建制度,仍然是建立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基础上。严格的身分制度把每个人都死死地固定在一个狭窄的框子里,严重地阻碍了社会的进步。他推动海外贸易并非要民间贸易自由发展,走上近代重商主义的道路,而是出于幕府政治和经济的需要,维护封建的政治统治,其范围只限于由极少数幕吏、大名、特权大商人所把持的官方贸易,一旦超出幕府的政治需要,就立即加以取缔或限制。1612年颁布的禁教令,实际上是德川幕府政治锁国的开始,从1615年开始对朱印船贸易的限制,则是一种部分的经济锁国,是德川幕府后来全国锁国的先声。此外,德川家康晚年推行儒佛合一的思想统治,对日本人民的思想起了很坏的束缚作用。这种影响甚至一直延续到明治维新以后。 德川家康的家训 「一、人の一生は、 重き荷を负うて远き路を行くが如し。 急ぐべからず。 二、不自由を常と思えば不足なし。 三、心に望みおこらば困穷したる时を思い出すべし。 四、堪忍は无事长久の基。 五、怒りを敌と思え。 六、胜つことばかり知りて负くるを知らざれば、 害その身に至る。 七、己を责めて、人を责むるな。 八、及ばざるは过ぎたるに胜れり。」 1。 人生有如负重致远,不可急躁。 2。 视不自由为常事,则不觉不足, 3。 心生欲望时,应回顾贫困之时, 4。 心怀宽容,则能无事长久, 5。 视怒如敌。 6。 只知胜而不知败,必害其身! 7。 责人不如责己, 8。 不及胜于过之 ===================================================================================================== 粤语完整版 幼年 佢喺三河国冈崎出世,父亲系第八代当主松平广忠,母亲系水野忠政个女,叫於大之方,不过佢阿妈喺细过嗰阵受到今川家嘅庇护,因此佢同母亲已经离别,父亲广忠为咗对抗织田信秀,於是同今川氏结盟,竹千代成为咗人质,被送到骏河骏府。 [编辑] 人质嘅日子 不过送到府中期间,就被织田信秀部下捕获。不过喺两年後,织田信秀嘅庶长子织田信广被广忠逮捕,於是广忠提出交换人质嘅条件,虽然当时广忠已经死咗,但系今川义元唔允许竹千代成为冈崎城主,呢几年就喺骏府渡过,期间受到义元嘅家臣太原雪斋教育。14岁元服,改名为松平元信,两年後改名松平元康,同义元嘅侄女筑山殿进行婚姻,元康先至可以返到冈崎城。 [编辑] 桶狭间之战 桶狭间之战松平元康率领三河众成为战役嘅先锋,率先突袭敌军。不过另一边,当主今川义元喺休息期间被织田信长嘅毛利新助同服部小平太杀死,於是元康返到冈崎城,不过到冈崎城嘅时候,发觉今川家已经放弃哩座城,城裏一个人都冇。於是元康正式从今川家独立起嚟。 [编辑] 清洲同盟 德川家家纹1562年,同今川氏嘅今川氏真断交,改为同织田信长结盟,是为清洲同盟,第二年改名为家康。1566年,平定咗三河领地内嘅一向一揆,统一三河国。同年,从朝廷任命为三河守,并改姓德川。之後家康集中攻击今川氏嘅领土,间接令到今川氏冇咗大名嘅身份。1570年家康的根据地由冈崎城改为曳马嘅滨松城。 [编辑] 同信长共渡苦难 当时幕时将军足利义昭曾经游说渠加入信长包围网嘅行列,义昭赐予副将军一职,不过家康断然拒绝。其後家康喺姊川之战中协助出兵,令到浅井长政同朝仓义景嘅势力大幅减退。不过1572年嘅三方原之战对武田信玄大败,几乎令到德川家有灭亡危机。好在武田信玄嘅主要目标系上洛,德川家避免咗一次灭亡嘅危机,无奈,武田信玄喺向西的途中病死,武田军返到甲府。两年後,喺设乐打败咗武田胜赖,令到武田家势力大幅衰退。跟住喺1582年由於木曾义仲背叛武田家,令信长对武田的讨伐开始,家康协助信长攻下支城,最终令武田胜赖喺天目山自尽,武田家灭亡,战後获得骏河一国领地。 [编辑] 本能寺之变同秀吉嘅决战 同年,获得丰臣秀吉嘅接见,到安土城一游,期间家康同佢部份嘅家臣逗留安土城,不过织田信长喺京都遭到明智光秀嘅暗算而死亡,织田领内陷入大乱,当时德川家康仍然近畿领域,有被追杀嘅危险,当时服部半藏提议由伊贺逃离,最终成功逃脱。之後同後北条氏结盟,又积极扩充领土,使到佢成为拥有五国嘅大大名。 羽柴秀吉喺山崎打败明智光秀後,更喺贱岳之战打低柴田胜家,而秀吉下一个嘅目标系德川家。羽柴军同德川军喺小牧长久手两地对峙。秀吉派遣突袭队攻击家康嘅营地,不过家康事先察觉,将突袭队总大将羽柴秀次击退。虽然家康喺小牧长久手之战打赢咗一场胜仗。不过後来秀吉改打织田信雄,信雄最後同秀吉讲和,於是家康亦提出和议,最终将三男秀康送往大坂城做人质。 1586年随秀吉攻打竹佐嘅长宗我部元亲、越中嘅佐佐成政。而且派鸟居元忠进攻上田城失败告终。加上家臣石川数正突然出走,投靠丰臣秀吉。终於喺10月同秀吉达成咗从属嘅要求,秀吉嘅妹妹朝日姬成为家康嘅正室。秀吉嘅生母大政所送往冈崎城成为人质。10月27号家康到大坂城拜见秀吉,正式成为从属关系。 [编辑] 秀吉家臣时代 家康喺11月返到滨松,同月,被秀吉分封到骏府等五国嘅领地。喺1590年嘅小田原征伐中,协助秀吉成功包围小田原城,令到守军不战而降。之後,更被秀吉分封关东七国,成为咗百万石嘅大名。之後虽然秀吉派兵出征朝鲜,但家康以讨伐北条嘅残党为名义,令到德川家最多喺名护屋城做守备嘅工作。 [编辑] 关原之战 1598年,丰臣秀吉病死。由年仅6岁嘅丰臣秀赖继位。家康藉机安排自己嘅亲属获得领地,又同大名安排婚姻。终于引嚟亲丰臣嘅家臣不满,特别系石田三成。自从三成受到七将(加藤清正、福岛正则等)两者关系极度紧张,更传出有人暗杀家康。终于喺1600年初,东北地方大名上杉景胜嘅家臣直江兼续写咗直江状,令到家康好嬲。终于下令所有大名准备讨伐会津嘅上杉景胜,不过喺家喺去到上野国,收到石田三成以打倒家康为目标,喺佐和山城起兵,家康立即兴行军议,大部份大名支持讨伐三成,于是军队折返江户城,并派遣先锋先由西进发,调查三成嘅动向。 9月1日家康本队喺江户城出发,14号到达美浓,当家康到达后,三成队离开佐和山城,三成嘅家臣岛左近喺杭濑川击退咗中村一荣同有马丰氏嘅迎击队。 15号,两军喺关原开战,是为关原之战,最初嘅战况对德川军极为不利,直到中午,战况先至有变化,家康派遣一队铁炮队对小早川秀秋作恐吓射击。最终令到小早川秀秋倒戈,向大谷吉继嘅阵地杀去,战况先至有改变,最终东军赢咗呢场仗。 家康喺关原之战取胜后,分封领地,将大多数支持西军嘅大名除封,并安排新领土畀佢嘅支持者,而丰臣家只系得65万石嘅大名。 [编辑] 就任将军 1603年,家康喺伏见城招请朝廷嘅人士,并且喺二条城就任将军,成立江户幕府,而家康就系江户幕府嘅第一位将军,虽然家康喺1606年将将军嘅位置让给次男德川秀忠,并且以骏府城用嚟隠居嘅地方,但系家康仍然掌握实权,从佢处理冈本大八事件同埋大久保长安事件可见一番。 [编辑] 大坂之阵 家康虽然安排秀忠其中一个女千姬同丰臣秀赖进行婚姻,不过家康有意消灭丰臣家。终於方铭寺寺钟起名嘅问题引嚟家康嘅不满,原因系条目写咗啲对德川家唔吉利嘅嘢,於是家康尝试迫使秀赖劝降,但系领内引起好大嘅反弹,终於迫使家康命令所有大名出兵到大坂。1614年12月到爆发大坂冬之阵,不过由於守军嘅反抗强劲,迫使家康用议和嘅方式,成功令大坂城嘅防御力大减。 不过由於大坂城冇意放弃抵抗,而且重新将城外嘅堀重新起过,终於家康第二次出兵,夏之阵入面,虽然丰臣军多次派军队迎击,不过德川军步步进迫,最终喺天王寺冈山之战击败丰臣军,秀赖喺哩场战争中切腹自尽。战後,家康实行一国一城令同武家诸法度等条例,进一步巩固幕府嘅领导地位。 病逝 家康喺1616年四月十七喺骏府城病死,享年75岁,佢嘅墓地喺东京都日光东照宫,到佢死後,秀忠先至真正控制江户幕府。 [编辑] 家族 [编辑] 妻妾 正室:筑山殿 继室:骏河御前 侧室:长胜院(阿万之方,小督局,永见吉英之女) 侧室:西乡局 侧室:西郡局 侧室:阿茶局 侧室:良云院(阿竹之方,市川昌永之女) 侧室:下山殿(於都摩之方,秋山虎康之女) 侧室:於牟须之方 侧室:於茶阿之方(朝觉院,花井氏之女) 侧室:阿梶之方(英胜院,太田康资之女) 侧室:阿龟之方(相应院,志水宗清之女) 侧室:於万之方(养珠院,正木邦时之女) 侧室:阿夏之方(清云院,长谷川藤直之女) 侧室:阿梅之方(莲华院,青木一矩之女) 侧室:阿六之方(养俨院,黑田直政之女) 侧室:阿仙之方(泰荣院,宫崎泰景之女) 仔 松平信康(1559年—1579年) 结城秀康(1574年—1607年) 德川秀忠(1579年—1632年) 松平忠吉(1580年—1607年) 武田信吉(1583年—1603年) 松平忠辉(1592年—1683年) 松千代(1594年—1599年) 仙千代(1595年—1600年) 德川义直(1600年—1650年) 德川赖宣(1602年—1671年) 德川赖房(1603年—1661年) 私生子:铃木一藏(1565年 —— ?) 私生子:永见贞爱(1574年—1605年) 私生子:松平民部(1582年—1616年) 私生子:小笠原权之丞(?—1615年) 私生子:土井利胜(1573年—1644年) 女 长女:龟姬(1560年—1625年) —— 奥平信昌室 次女:督姬(1565年—615年) —— 北条氏直 池田辉政室 三女:振姬(1580年—1617年) —— 蒲生秀行 浅野长晟室 四女:松姬(1596年 —— 1598年) 五女:市姬(1607年—1610年) 养子 松平家治 —— 奥平信昌次男、家康之孙 松平忠政 —— 奥平信昌三男、家康之孙 松平忠明 —— 奥平信昌四男、家康之孙 良纯入道亲王 —— 後阳成天皇第八皇子 养女 小松姬 —— 本多忠胜女、真田信之室 满天姬 —— 松平康元女、福岛正之・津轻信牧室 荣姬 —— 保科正直女、黑田长政室 阿姬 —— 松平定胜女、山内忠义室 莲姬 —— 松平康直女、有马丰氏室 国姬 —— 本多忠政女、堀忠俊・有马直纯室 龟姬 —— 本多忠政女、小笠原忠真室 万姬——{}—— —— 小笠原秀政女、蜂须贺至镇室 久松院 —— 松平康元女、田中忠政・松平成重室 净明院 —— 松平康元女、中村一忠・毛利秀元室 唐梅院 —— 松平康亲女、井伊直政室 高源院 —— 冈部长盛女、锅岛胜茂室 清净院 —— 水野忠重女、加藤清正室 贞松院 —— 保科正直女、小出吉英室 名不明 —— 松平康元女、松平忠政 菅沼定芳室 名不明 —— 松平康元女、冈部长盛室

晚年的忠次患上眼疾而双目失明。有一次,家康探望忠次时,忠次把家次托付予家康,并向家康要求增加家次的石高,最后家康答应了。之后德川家的大小事务,忠次都未有再过问,但据传家康曾向忠次问津平定天下之计。庆长元年(1596)十月二十八日,忠次于京都樱屋邸中病逝,享年七十岁,葬于京都知恩院,法名“天誉高月缘心先求院”,结束其大智大勇的人生。忠次死后,家次出掌家督,并在后来的大阪之阵(庆长十九年至元和元、1614-15)出战,因有功而被加封到越后高田十万石,不久转到信浓松代、出羽庄内(十四万石、忠次长孙忠胜时)直到藩末,戊申战争时,十二代藩主忠宝加入奥羽越列藩同盟,对抗天皇新军,更成为盟内中中心成员藩,但在激战后大败,被送到东京,最后庄内藩也被废藩置县。

家系河内源氏八幡太郎义家六男陆奥六郎义时的河内国壶井(现?大阪府羽曳野市壶井)石川庄的后人、义时的三男石川义基是石川源氏,也是石川氏的祖先。数正是三河国石川氏的党羽。

信康之死,一直为史家努力研究的话题之一。至今已有超过五个的说法,甚中有对于信康的死因与忠次的关系,江户时代多以“酒井忠次阴谋论”解释,后世名作家司马辽太郎也引用这一论点,所谓的阴谋论就是指忠次等老臣因信康粗暴而感到不满,故当信长责问时未有为之解释,所以事后家康对忠次渐渐疏远,至于入主关东时,家次的石高这么少也以此来理解,更据传忠次在临死时乞求家康增加家次的石高,但家康却嘲讽地回答:“你同我的孩子也是很可爱吗?”(《三河故事》),但对于这个说法,已有不少史家表示质疑,因为很多以上的“证据”是在江户中期左右写的,而且上述忠次的想法也不太合理,同时家康与忠次的对话也已被大多史家否定,因为这出处乃于明治时代,由大久保氏提供,故可信性被受质疑。

石川数正 いしかわ かずまさ(1533年 - 1592年)是德川家康以及丰臣秀吉的家臣。石川康正的儿子。

晚年失明

之后,从秀吉受领信浓松本8万石的领地。在1592年病死。之后,石川氏数正的儿子石川康长和石川康胜继承领主,其后被德川家康改易。

由于武田信玄一死家康立即派兵占回被武田抢去的诸城。另一方面,胜赖继为家督,并出兵企图占回长篠城,因此双方再起冲突,由于守将鸟居强右卫门力守,武田军未能有太大的进展,与此同时,家康与信长也正式出兵讨伐武田胜赖。天正三年(1575)五月,终于爆发了著名的“长篠之战”,织田。德川联军共三万八千人(有人说实只有一万七千人)到达设乐原与武田胜赖决战,五月二十日,织田信长及德川家康展开军议,对于如何对付武田军,忠次主张出分队迂回到达武田军的后方鸢巢山,打击武田的士气。但信长听到后大骂道:“我等大军也,焉能用如此小军之计!?”众人曾因此大声嘲笑忠次为鼠辈,但在当晚,信长与家康召回忠次,并说:“今日之事乃事非得已,望你原谅,只因对武田一战,事关重大,恐怕有所泄漏,只好如此,汝之计策则为上策…”,“现分派五百枪兵,二千步卒予你及金森长近,立即出击!”忠次领命后与长男家次及金森长近率分队渡丰川,沿大入川、吉川,越过松山到达天神山城,近鸢巢山,并且利用狼烟及忍者的协助下,成功发动突袭,胜赖得知后大为震怒,但武田军已因此士气大散,最后武田胜赖在盛怒之下决定出兵设乐原,最后全军覆没。战后,信长与家康召开军评议,信长说:“今日之战,乃三千火枪与酒井殿之功也!”对忠次大加赞赏。

是德川家康的家臣,在家康成为人质时共同行动。1560年桶狭间之战今川义元战死后德川氏(当时仍然是松平氏)独立,数正向今川氏真交涉,成功将当时的人质德川信康归还。1563年、三河发生一向一揆(又称一向宗暴乱),父康正加入一揆军,但是数正仍然为家康效力。

弘治二年(1556)织田信长乘机派柴田胜家入侵三河,忠次奉命赶回三河对抗,并成功多次击退柴田的攻击,最后更击伤胜家,迫使织田势撤退,使三河幸免于难外,忠次也因此名声渐响。永禄三年(1560),雄霸东海道三国的义元终于起兵上洛,忠次随元康担任先锋,五月十九日,元康率兵一千进攻由佐久间盛重守卫的丸根砦,忠次奉命进攻,在不断的攻击下,丸根陷落,佐久间盛重被讨死,忠次再一次立下大功。但在同日,义元在桶狭间被织田信长奇袭杀害,收到消息的元康立即撤兵,并派石川数正与信长表达和睦的诉求,信长也立即同意。

但由于石川熟悉德川家军制和冈崎城地形,故德川军在三河时代的军制在这个时候改为执行武田军制,冈崎城也重新改造。

加封领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与此同时,织田信长于天下布武之路也如火如荼,成功兼并得美浓后,信长成功上洛,并利用联姻政策拉拢浅井及武田,但在元龟元年(1570),由于浅井长政寝返,使得信长撤退,同年六月,信长联络家康出兵讨击朝仓。浅井联军,二十八日,忠次与家康率兵五千到达姊川,忠次被命为第一阵,战争开始后,由于兵数相差,使得德川势陷入困境,虽然忠次指挥第一阵拼抗,但也没有什么进展,与此同时,神原康政主张迂回突击,家康为此感到犹豫,但忠次也力主支持,说:“小平太之建议为上策,不去为迟矣!”家康因此也接纳了,不久,康政成功奇袭朝仓队,间接使朝仓势崩溃,加上织田势击溃浅井队,最终,织田、德川联军取得“姊川会战”的胜利。

11月15日,德川家康向盟友比条氏通报了石川数正出奔的消息,并且立即命令驻扎在信浓的德川军迅速撤回滨松。石川数正出奔事件,使德川家康全面进入战备状态。首先,德川家康决定赦免三河的一向宗势力,防止其遭羽柴方利用。其次,大规模改筑冈崎城,并筑西尾城和东部城,抵御来自领国西侧的攻击。再次,由于石川数正掌握诸多军事机密,为使损失最小化,德川家康命令武田氏的遗臣们提交武田信玄、武田胜赖时代武田军的军制文书、记录等,迅速实施仿武田军的军制改革。

清康之乱

图片 1

长篠之战

图片 2

至于后来的“信长私心论”也渐被史家质疑,一来是因为所谓的史料是江户时代的产物,当时主张神化德川家康为圣君,甚至是神,故家康居中的角色未有多透露,或者偏向于一面倒;另外,发现一些信长的文书关于此时的与江户的有出入,当中只指出“信康因粗暴不仁,与其母有与武田通敌之嫌……”,另外,一些史家也质疑德姬关于筑山殿通敌的十二个条文书的可信性,也有史家质疑信长对信忠失望论的可信性。

以这样的功绩,家康重用西三河の旗头数正(最初是石川家成是数正的叔父)和东三河旗头酒井忠次。家康的长子信康元服后,数正成为了监护人。此外,在军事方面姊川之战、三方原之战、长筱之战等多场战争累积了功勋,并被封为冈崎城城代。此外1582年在织田信长死后天下间的霸权与丰臣秀吉发生冲击,数正代理德川氏解决丰臣氏的外交问题。1585年11月13日石川数正率家臣和族人突然离开家康的身边,投奔丰臣秀吉。此事有多个说法,至今仍然是谜题。有一种观点认为石川出奔是因为石川是当中家臣中少有的主和派,且地位较高,故备受指责,对其出奔德川家康也表示理解。之后在于秀吉的对抗中,石川念及旧情,暗中倾向于家康。

图片 3

三河一揆

会战成功

重臣崛起

清洲会盟

成功议和

三河对抗

有鉴于氏真的软弱家康有意于扩大势力,但先得把三河统一及整顿领内诸事务,因此家康开始一系列的改革,但却因此引起寺社及土豪的不满,终于在永禄六年(1563)爆发著名的“三河一向一揆”,由于信仰关系,不少松平家臣也离开了松平家,其中一个就是忠次兄忠尚,为此,忠次力求家康请得攻打忠尚的任命,终于攻下上野城,忠尚逃奔至骏河,另外在本多忠胜、神原康政等的协助下,一揆终于被镇压下来,使西三河的体系终于被统一。由于有功,忠次受到家康的赞扬,同时属意把叔母碓井姬(光树夫人)许配予忠次,换言之,是把忠次与家康的关系进一步拉近,成为松平家的外戚众,忠次的地位已更高于数正。

当时的松平家正值“中兴之主”清康的时代,与今川及织田仍能维持,但在天文四年(1535)十二月,织田信秀与清康交战,但在“守山崩之变”中清康被家臣阿部弥七郎所杀,家中顿时变得风声鹤唳,家督由清康长男广忠(十二岁)继位。忠次跟随父亲侍于广忠,但由于广忠能力不高,加上织田信秀及今川义元的侵迫,松平家的情况更加不妙,为此,广忠被迫把长男竹千代(家康)送到今川氏,但却被亲织田的户田康光抢到织田家,但不久回送到今川家。忠次于当时正为广忠的近侍之一,天文十一年(1542),忠次正式出仕于广忠。但在天文十八年(1549)三月六日,广忠被弥八所杀(但外界称他为织田家佐久间全孝的刺客,实际上他是忠实的家臣),松平家在家督被杀,幼主作胁迫为人质之下,终于冈崎城被今川义元“接管”,忠次父亲忠亲及其他老臣只好受今川的控制;而忠次则在当时独自到骏河接触竹千代,并且留下为他的侧近,为竹千代保护及照顾,也与竹千代共尝苦与乐,难怪家康曾说:“如无小平次,我不可能在骏府渡过!”,后来更赞扬忠次为“三河武士之镜”。

酒井忠次作为德川家资历最高的家臣之一,为德川家立下不少功劳,当石川数正出奔后,更成为家中第一家老,除了战功无数外,同时也在行政、外交上也有优异的表现,但他的一生却受到“冈崎信康之死”而蒙上污点。

成功保住领地并迫使秀吉议和后,家康便继续扩张领土,石高更增至二百万石,成为东国第二大领国大名(北条后)。天正十四年(1586)十月,秀吉命家康上洛回应议和,忠次随家康上洛面见秀吉,并获叙任从四位下左卫门督,更获秀吉厚赐在京的樱井屋敷及近江一郡共一千石的领地。回到三河后,忠次正式把家督之位让予长男家次,正式出家隐居,法号“一智”。之后家次代替父亲随家康于天正十八年(1590)出征小田原北条,战后家康被秀吉改封到关东,家次与忠次被改封到下总碓井三万石,(后来增至高崎五万石)远低于其余三天王,为此,家中曾引起争论,直政、康政及忠胜都要求家康增加家次的领地,但家康未有理会。

图片 4

统一三河

对于在义元死后松平家为此陷入意见分歧的局面,忠次兄忠尚力主亲今川,并说:“我家与织田家三代交恶对敌,岂可与之同盟?”正当元康为此感到不知所措时,忠次反驳道:“主公,猫(氏真)与虎(信长),哪一个我们应该结盟,是非常值得考虑的问题。”并且力劝元康亲向信长,最后元康也接纳忠次的意见,同时由于得回冈崎城,元康更加有决心于独立,并于永禄五年(1562)与信长在清洲城订下“清洲会盟”,独立后的元康论功行赏,选任忠次为松平家家老(石川数正同),但由于忠尚与家康的立场对立,故忠尚出奔,回到上野城,忠次因此继承家督(分支)之位。

拉拢北条后家康注意力回到羽柴秀吉身上,由于秀吉立信长之孙三法师(秀信)为继嫡,引起次男信雄的不满,并与家康于天正十二年(1584)出兵迎击羽柴秀吉,引发起关键性的“小牧长久手之战”,秀吉发兵十万,与家康。信雄联军三万多人对战。三月十七日,羽柴势先锋森长可率兵三千与忠次队及奥平信昌队(五千)于羽黑对战(羽黑之战、小牧。长久手之战前哨战),最后森长可大败,退到犬山城,三月二十九日,大战正式展开,及至四月九日,秀吉派出别动队意图突袭家康在三河的后方,但被家康等发觉,顿时进行反突袭,忠次率兵与池田元助大战,不久元助队大败被歼,元助被讨死,间接令到别动队崩溃,最后大败而回,最终小牧。长久手之战以家康。信雄军胜利而结束,秀吉衡量得失后,先后与信雄与家康议和;事后家康论功行赏,并对忠次说:“国家之安危一日在,必要倚靠汝之计策以平定也!”

酒井忠次(さかい ただつぐ)战国中后期名将,大永七年(1527)生于三河,酒井忠亲之次男,幼名小五郎,通称小平次。德川四天王之首,与石川数正被时人称为“德川二之重臣”、“德川天下之元老功臣”。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武田灭亡后家康忙于整顿及继续侵占武田旧领之中,与此同时,因武田氏灭亡而大喜的信长邀请家康上洛,忠次与忠胜等也随同上路,但在六月二日,信长身死本能寺,震惊的家康为此而沮丧,忠次对家康说:“当前之要务乃逃回三河以保安全,主公不可再迟疑!”最后忠次等保护家康经伊贺越回到三河,但同时,羽柴秀吉因在山崎合战打败明智光秀,使得一时天下闻名,加上在翌年的贱岳之战消灭柴田胜家,成功夺取织田天下,气势一时无量。未能为信长报仇的家康唯有主力向东及信浓,为了拉拢武田旧臣,家康命井伊直政入甲斐招揽,但在招文中,忠次认为“武田信玄家法不复存在!”一句对武田旧臣会有反效果,最后向家康主张,改为“以后武田信玄家法将由德川氏所继承…”,最后家康成功招揽一百七十多人,忠次的帮助不下于直政。但与此同时,家康与北条氏政父子因甲斐而引起争端,并于同年中兵戎相见,在若神子对峙,为免令秀吉渔翁得利,忠次居中斡旋,最后家康把庶女督姬嫁与氏直,并由忠次及直政出使小田原,见面中,氏政以忠次“大才之将”,赠予名刀“一文字贞宗”。

长篠之战令德川家大加增强,反之武田氏从此不振,为此,家康出兵进侵武田,并取到大大进展,但与此同时,德川家发生一事,天正七年(1579)六月,家康正室筑山殿与长男信康被信长之女德姬(信康之妻)指与武田胜赖通敌,六月十六日,忠次到达安土城,信长向忠次质问此事,此后,信长命信康与筑山殿切腹自刃,面对两难局面的家康据传曾责备忠次未有解释,但无论如何,信康最后于二十九日自刃。失去爱子的家康,仍着力于讨侵武田胜赖,忠次也有出兵协助,天正九年(1581)的第二次高天神城之战,成为另一关键之战,翌年初的田原之战,终于令武田家走入绝路,最后,大势已去的胜赖于天目山自刃,武田家因此灭亡,事后,忠次因功被家康加封信浓十二郡的领地。

信康之死

姊川会战的成功未有对德川家有什么大好处,反而要迎来另一个更强大的敌人---武田信玄。元龟二年(1571),信玄开始出兵上洛,同年三月,武田势乘进侵远江的威势,入侵三河,并攻打吉田城,忠次率兵准备在半路伏击,但由于兵力悬殊,忠次势二千人死伤,因此,忠次率余兵回吉田城笼城,同时请家康援兵相助,当援军到詊后,信玄已命令大军掠夺军需品后退回甲斐。但德川的噩梦还未完结,翌年十二月,信玄出兵再攻三河,忠次奉命为德川右翼,但在三方原之战中,家康军大败溃散,人人惊慌失措,为了振奋人心,忠次回到冈崎后,上到城楼上,奏打太鼓,当时人心不安的德川军听到太鼓之声后,也渐渐平复下来,并且慢慢重整于冈崎城,这就是著名的“酒井之太鼓”的故事。家康在康政及忠胜的帮助下回到冈崎,但由于被武田军势及狙击而版吓至失禁大便,而且面有惧色,忠次见到后大笑道:“主公可真被信玄吓至失禁了吗?”顿时失措的家康听到后驳说道:“此乃烧焦的味噌也!”后世史家认为忠次是为了令家康镇定而故意嘲弄他,也有史家认为忠次能大胆取笑家康而不被责怪,可见忠次与家康的关系已不是一般的君臣而已。正当德川家危在旦夕时,信玄却因急病(另有被枪伤说)而被迫撤退,不久身亡,德川家幸而逃过一劫,虽然忠次未有如忠胜、康政等阻挡敌军,但他的功劳,不比阻挡敌军低,可说是更胜一筹。

图片 8

本领安稳后家康开始进行统一三河的战争,永禄七年(1564),家康出兵攻打由今川氏真控制的三河诸城,六月,忠次奉命出击东三河吉田城,与忠胜及康政出兵,发动猛烈攻击,守将小原镇实虽顽抗,但忠次向家康主张劝小原离开,以求无血开城,最后家康同意,同时吉田城也开城,达致无血开城的目标,家康为此嘉许忠次,并命忠次为吉田城主,主力于东三河的防务,同时,家康把忠次与数正命为东三河军团的军团长,与数正的西三河军团成为松平家的主要重臣。之后诸战,忠次也出兵协助,最后终于把三河统一。

本文由爱彩票app下载安装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石川数正:德川家康以至丰臣秀吉的家臣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