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考古界的“石器之神”,没悟出最后却成了

除了中国,日本也对文物特别有兴趣,像日本这样一个争强好胜的国家,怎么能够错过文物的发掘?他们经常进行抢救性的发掘,挖出很多连中国都没有的“神器”,然后信誓旦旦说这是日本一百万年前的“神作”,说明日本比其他民族都厉害。

谋杀

既然是假的木乃伊,那这具女尸的来源就有必要查清楚了。通过X光还发现,女尸的脊椎有明显的断裂,显然是后背受到重击,这正是她的死因。经过后续测定发现,这具女尸的主人死于1996年。可以推断,文物造假者残忍的杀害了她,然后做成木乃伊,冒充波斯公主,如果是这样,那这就是一起性质极为恶劣的谋杀案,并且,很有可能这是一条完整的利益链,这具女尸的主人,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原本是学科内部的事情。可是,它却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那就是树立民族的文化自信。有时候,哪怕是假的,也会起到振奋人心的效果。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日本就成上演过类似的悲剧。

说起考古造假,最为著名的反面教材,就要数2000发生的日本旧石器考古造假事件了。该事件披露以后,日本学界辛苦多年精心编制出来的旧石器时代前期和中期的编年体系,瞬间失去了学术意义,使得日本的“历史”,由此前的六七十万年,一下子缩减到了三、五万年。当然,因为此前的“六七十万年”,基本都是伪造的。

藤村新一,是日本旧石器考古领域的知名学者,他本人及其领导的团队,自1981年后不断取得重大“发现”,相继发现了多个旧石器时代前期和中期的遗址。其中,他在日本东北部发现的上高森遗址,更是被定为70万年前,引发了日本考古界的轰动。后来,这个遗址甚至被收入了日本高中历史教科书中。

要知道,由于日本是一个岛国,国土面积有限,接连发现如此悠久的古代遗址,是令国人十分振奋的消息。当然,由于接连取得重大发现,藤村新一也成了圈内了不起的专家。只可惜,这种靠造假带来的成就感,让藤村新一上瘾,一发不可收拾。

2000年11月15日,终于有人站出来揭露。当时,日本知名媒体《每日新闻》在头版头条刊出了一则引发轰动性的消息:上高森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出土的石器,实际上是被人事先埋入土中的,而造假的幕后主使,便是藤村新一。

经过调查,日本考古学会认定,藤村新一参与发掘的178处遗址中,至少有159处涉嫌造假。

经过这么一折腾,不仅藤村新一颜面扫地,而且令日本考古界,尤其是旧石器考古的圈子都很没面子,失去了公信力。当然,不少曾经引以为豪的日本民众,也觉得十分失望。毕竟,这种靠着造假建立起来的文化自信,一旦崩塌,还是很令人痛苦的。

欢迎打开历史宝藏。


造假,很多行业都存在,学术领域也有。造假的目的一般都是为了获利,考古学领域造假中有一件曾经让日本蒙羞的事件。

日本曾经有学者因为自己的学生学术不端而自杀身亡,但也有像藤村新一这样的学术败类。藤村新一是一名考古的爱好者,曾伪造考古遗址,将日本本土有人居住的时间提到了四万年前,这说明日本人是土生土长的而非外来移民(比如中国盛行的徐福东渡),这个发现极大地提升了日本国民的自尊心,举国欢腾,但后来真是空欢喜一场,现实狠狠打脸。

作为日本知名的史学家,本来有体面的工作也并不缺钱,却为了“荣誉”干出这样的事,一时间日本在世界面前尴尬极了,尤其是面对中国,他们更加无言以对。

谎言总有揭穿的那一天!

2000年10月22日这一天,《每日新闻》为了能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的报道藤村新一发掘过程,抢到一手的新闻线索,偷偷的在遗址现场设置了监视器。

结果,凌晨时分,监视器拍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藤村新一独自一人,东张西望地出现在镜头下,到了一个挖掘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袋,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6块石器埋到地下,仔细踩平地面,悄然离去,就是下图:

第二天,他和往常一样来到现场,不一会就宣布自己挖到了旧石器。

人们这才发现:震惊全日本的旧石器,竟然是发掘者本人埋进去的人工制品。

事件迅速被媒体曝光,藤村不得不承认造假行为。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只承认42处遗址是假的,其他的都是真的。

一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成立了,对藤村新一所有参与的考古成果进行重新验证。

2003年日本考古学协会报告指出,藤村的造假行为有162处,其中159个遗址认定为没有学术价值。日本的旧石器考古只能追溯至晚期,大约3万年前,日本在这方面的研究至少倒退20年。

整个日本考古界都抬不起头来,日本政府急忙把这些假货从教科书中抹除。

藤村新一成了丧家之犬,受到全国的批判,批评最激烈的就是当初将他捧上神坛的媒体和同行。

2003年他被以“伪计业务妨碍罪”被提起公诉,但警方却认为证据不足不予起诉。据说他几乎在同一时间段砍下了自己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谢罪,同年11月,他进入了福岛县精神病院,被怀疑患有“解离性同一性障碍症”,俗称双重人格。

实际上,藤村的造假手法非常拙劣:一是在相应的地层挖一个坑,埋一组石器,然后带着大家挖;二是直接在遗址的较大范围内分散埋入石器。出土后,请专家测定地层年代,一旦确定,石器的年代也就确定了。同时,他还会对石器的形状、技术进行加工处理。

方法虽然很简单,但是当时的日本沉浸在民族主义情绪中,都想通过美化历史来彰显国际地位,这就为藤村新一长达20年的拙劣造假行为提供了舞台。

不光是考古界,日本的科学领域和制造领域也频频出现令人咂舌的造假行为,这些造假行为让我们清醒认识到:不断出现的造假行为不但是个人道德问题了,缺乏监督和迷信权威也是不可逃避的原因,如果这些根深蒂固的风气不加以改变,很难保证历史不再重演。反观我国,科学造假、工程造假、食品造假并不少见,我们更应该从这件造假事件中汲取教训,重建道德,加强监管。

欢迎关注、评论、转发、点赞,葛大小姐和你一起看历史。

考古造假事件其实相当多的,比如著名的玛雅水晶头骨造假。

除了这个,还有一个经典的造假案例,就是意大利的伊特鲁里亚地区所谓发现过兵马俑的故事。

其中这兵马俑一共是三尊雕像,它是由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于1925年至1921年间购买的。该兵马俑一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一件大型的青铜战车,第二部分是一尊雕像,后来被称之为老战士。第三部分是一名侍卫,后面被称为大战士。雕像在1933年被展出。

其实在被展出的几年当中,各种艺术史学家都对该兵马俑产生了怀疑,并指控其调上可能是伪造的。

但在当时的环境下,没有一个科学的证据能证明造假,直到1960年,雕像釉料的化学测试证明其兵马俑当中存在锰元素,这是在伊特鲁里亚人当中从未使用过的元素,真相大白原来是艺术博物馆的意大利人造假贩卖的,承认了兵马俑的伪造。该事件也成为了美国文物史上的一次深刻教训。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本文作者:真相只有2222个

2005年,一支美国和英国专家组成的团队,来到了大英博物馆和美国史密森尼博物馆。他们取出了著名的“玛雅水晶头骨”,用电子显微技术和X射线技术进行检测。结果发现:水晶头骨上有多处细微旋转划痕,这是一种叫做“旋转轮”的珠宝加工设备造成的。所以,水晶头骨是近代珠宝匠的作品,典型的考古造假。但是,不管是不是造假,水晶头骨已经成为了一个大IP,为很多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是这样的:1924年,英国探险家米歇尔·黑吉斯带领团队来到了中美洲,探寻神秘的玛雅遗址。随同他而来的,还有17岁的养女安娜。

这个水晶头骨长17厘米,宽和高12厘米,重达5公斤。可以明显的看出,它是由一块完整的水晶雕刻而成,做工细致,惟妙惟肖。但是,质疑总是存在的。用一大块水晶打造头骨,玛雅人需要掌握怎样的技术才行?如果按照当时的情况,需要使用沙子和水慢慢的打磨超过300年,才能完成一个头骨。玛雅人真的有能力做到吗?关于水晶头骨的传闻越来越多,越来越离奇……

藤村新一造假前日本的石器考古状况考古界的朋友都知道,恐怕没有什么能让一个考古者挖出几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更加让人自豪了。这意味着,你拉长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想想都让人兴奋。其实,在藤村新一造假之前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还只是发现了大约3万年前的后期旧石器,到底有没有前期和中期旧石器,由于一直没有挖到货真价实的东西,日本的考古界只能在口头上来猜想。

被称为“考古界特大欺骗案”的“皮尔丹人”事件,发生在英国。世界一流的博物馆,以及众多知名的考古专家、古生物学家、医生和作家,都被卷入了这一“世纪骗局”。骗局的影响,持续了数近100年。

1912年12月18日,伦敦地质学会召开的会议,爆出了一个让让全世界震惊的消息:从猿到人进化过程中缺失的那一环,被一个叫查尔斯·道森的业余考古学家找到了。道森在英国苏塞克斯郡一个叫皮尔丹的小村庄附近,发现了一种全新的人种化石。

大英博物馆地质部主任亚瑟·伍德沃德与会并宣布他的鉴定结论,使得这次发布显得很权威。伍德沃德展示了他根据化石复原的头颅,并宣称,这是生活在50多万年以前的一种全新的人类,建议将这一新发现,命名为“皮尔丹人”。

这一划时代发现的主人公道森,虽然是学法律的,但终身爱好却是考古,而且在考古界赫赫有名。因为他的考古发现实在太多了,31岁成为英国地质学会会员、伦敦古文物学会鉴定组成员,大英博物馆也授予他荣誉称号,当地报纸称他为“苏塞克斯的巫师”。

他发现了三具禽龙化石,一些哺乳动物的牙齿和化石植物,罗马时期不常见的铁雕像,新石器时代带把手的石斧,以及保存完好的上古木船,等等。当然,所有这些,与他的“皮尔丹人”比较起来,都不值一提。

道森共两次发现的“皮尔丹人”化石,包括两个较为完整的头盖骨、一些颅骨颌骨碎片、一副完整的牙齿、还有许多原始工具。这些发现,绝大部分是道森独立完成的。第一次的遗址大家都清楚,但第二次发现的确切地点,没有人知道。道森1916年死于败血症。

最早质疑道“皮尔丹人”的,是美国史密斯学会的一些古生物学家和解剖学家。随后,英国和德法的主流科学家们,加入了这一论战。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教授大卫·瓦特斯通,在《自然》杂志上发文称,道森展示的头盖骨,显然是人类颅骨与猿的下颌骨的混合体。

与瓦特斯通一样得出相同结论的,还有包括弗朗兹·魏敦瑞在内的各国人类学家。魏敦瑞曾于1935年受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之聘,接替布莱克(中文名字步达生),来华主持周口店“北京猿人”的研究工作。

魏敦瑞在检查了这些“皮尔丹人”头盖骨化石后明确指出,这是由现代人的头盖和大猩猩的颌骨再加上锉光了的牙齿,构成的。但他们的反对者攻击他们是种族偏见、文化傲慢和狭隘的民粹主义者,称他们为了自己的野心和名声而否定道森的伟大发现。

因为据研究,“皮尔丹人”并非典型的白人,至少与“海德堡人”不是一个人种。一场科学与伪科学的论战中,也夹杂了不少人身攻击。但是,随着“小孩汤恩”在南非发现,“北京猿人”在中国发现,“皮尔丹人”不再可能是猿与人之间“遗失的那一环”。

傲慢与偏见派不上用户场了,英国科学界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皮尔丹人”的热度,才有所消退。但1938年,英国地质学会还是在皮尔丹村旁边的遗址,立了一块纪念碑。为纪念碑揭幕的,正是当年反对道森的人。

1953年,《时代》杂志发表了几名科学家联合署名的文章。根据他们多年收集的证据,“皮尔丹人”化石由中世纪的人类头骨、500年前的猩猩的下颌骨以及黑猩猩的牙齿化石,伪造而成。有人用铁浆和铬酸为这些骨头着色,牙齿经过锉磨。

1970年,人们在伦敦自然史博物馆的仓库里,发现了一箱动物骨头和打磨过的牙齿,以及一些上色剂。根据档案,这个箱子正与当年的“皮尔丹人”有关。随后,对道森的研究表明,他的诸多发现中,至少有38个样品是假的。

2016年,英国自然史博物馆和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用DNA技术,确定了“皮尔丹人”案件中,所有人的骨头来自中世纪的三个人。他们中最老的,是720年,而不是50万年。所以人们猜测,道森在文物商店里买下人骨和猩猩骨头,敲碎作伪后埋入不同的地点,然后自己将其挖出来,混拼在一起。

许多年里,人们都在问,参与造假的,究竟有多少人?他们究竟为了什么?不少人坚信,除了道森,还有许多当时极有名望的科学家和社会名流,都在嫌疑人名单上,如《福尔摩斯》的作者柯南·道尔。学医出生的柯南,和道森一样,都以非专业人士的身份,成为英国地质学会的会员,俩人交情匪浅,都希望能成为科学名人。

爱彩票app下载安装 1

不过,安娜发现的这个头骨,有太多的不合理之处。

首先,安娜个人的说法多次变化。1962年接受采访的时候,她说头骨是父亲在30年代一次考古挖掘中发现的;1968年,她给一个研究水晶头骨的专家写信时,又说是1926年发现的头骨;1982年的时候,她又说是1924年发现的……

她的养父米歇尔·黑吉斯,有了这么重要的发现,但是只提到过一次,那就是在《危险,我的伙伴》这本书中,此后就一直保持沉默。而这本书,已经被认为是虚构的小说。

现代科技的鉴定,更加证实了,这是个造假事件……


但近二十年,日本抛出一个个“猛料”,都是远古时代的文物,都是原始人使用的石器,大家惊讶的发现原来日本才是文明古国,竟然连一百万年前的石器都有,真是太先进、太文明了。

问: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考古造假事件? 在任何领域都有造假的事情发生,造假的原因无非为了名和利,在最追求真实的考古界,有哪些最有名的造假行为呢?不妨探讨一下!

在九四年到九九年,几乎每年都有石器被发现,九四年出土了五十万年前的石器六件;九五年出土了六十万年前的石器十五件,一九九九年,日本考古界又发掘到七十万年前的旧石器一件,大家以为日本文物到此为止了,结果藤村新一宣布,又挖出一件一百万年前的文物,整个日本沸腾了。

专家估值24个亿的金缕衣是收藏家自己做的?只为检验专家是否能鉴定出来,打脸真疼!

考古造假事件就是金缕玉衣事件,这件事发生在2012年,一位古玩收藏家谢根荣找到几个考古专家鉴定一个宝贝,鉴定结果证明这个宝贝是真品,而这个宝贝就是金缕玉衣。当时这几个考古专家给这套金缕玉衣评定了一个天价,二十四个亿。但金缕玉衣毕竟是国宝,警方很快找上了谢根荣,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谢根荣说,金缕玉衣其实是自己制造的,目的就是看看专家们能不能检测出来这是假的。更令人大吃一惊的是,这几人中还有一个是著名博物院的副院长。这个结果真的让人费解,为什么明明是赝品却检验不出来呢?

近年来考古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乌龙事件,我觉得当务之急是进一步改善检测工具,尽量让检测结果更加真实可靠才是关键。

爱彩票app下载安装 2

水晶头的横空出世,震惊了当时的考古界。那个年代,正是西方世界全世界探险的时候,无数的考古学家和探险学家立刻出发,满世界寻找水晶头。

据说,玛雅传说中一共是13个水晶头骨,他们拥有神奇的力量,如果把它们凑齐放在一起,就能揭示人类过去和未来的秘密。

虽然不知道这个传说的来历和真假,但是水晶头骨还是不断的被挖掘出来,很多都被私人收藏家高价买了回去。

但是,质疑总是存在的。用一大块水晶打造头骨,玛雅人需要掌握怎样的技术才行?如果按照当时的情况,需要使用沙子和水慢慢的打磨超过300年,才能完成一个头骨。玛雅人真的有能力做到吗?

关于水晶头骨的传闻越来越多,越来越离奇……


很多国家都有自己的文明史,如果没有文明,人类历史上只剩下赤裸裸的欲望和残忍的杀戮,所以文物的发现给现实功利的人世间提供了一丝回味的温情,很多文物同时还是伟大的艺术品。

惊人的发现

2000年,巴基斯坦警方接到密报,说有人要在巴基斯坦境内出售一件非常重要的古代文物。这则消息很快引起了警方的重视。经过突击搜查,警方抓到了一个伊朗人,并找到了一盒录像带。录像带里显示了一具装在棺材里的女尸。据这个伊朗人交代,这具女尸是地震时被震出来的木乃伊,年代久远,正准备拿到黑市上去拍卖,叫价至少600万美元。

警方自然十分兴奋--他们不仅阻止了一件重要的国宝流失,而且,在巴基斯坦境内从来没有发现过木乃伊,这具木乃伊的出土,可能将填补这项空白。木乃伊很快找到,并送到了巴基斯坦国家博物馆。馆长伊普拉欣博士带人小心的打开木棺,这时,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具木乃伊保存完好,身上缠满了浸有树脂的绷带,胸前有一幅黄巾做成的铠甲,脸上和头上戴有黄金做的面罩和王冠。更加具有重大意义的是,在这具木乃伊身上还发现了从未见过的楔形文字--这也许是打开一个古老文明的钥匙。

爱彩票app下载安装 3

首先请震惊全日本的考古造假事件的主角——藤村新一,隆重出场。

就是图片中间穿白马甲,头发花白的这位,看上去是不是文质彬彬,特像一位有素养的大学教授。

他叫藤村新一,一个从没有提交过任何考古学论文的业余考古爱好者,一个考古界的无名小卒,却在过去30年里,一举成为日本“石器之神”,担任了日本东北旧石器文化研究所副理事长,他以10万年为单位一次次将日本历史向前推移了70万年,要不是被揭发,他还打算推移到100万年。

日本先天不足,日本的古文化是模仿中国的,并没有独立的文化,当然也没有什么名贵字画、珍奇文物,所以日本一直没什么重大发现。

首先了解一下藤村新一造假前日本的石器考古状况

考古界的朋友都知道,恐怕没有什么能让一个考古者挖出几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更加让人自豪了。这意味着,你拉长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想想都让人兴奋。

其实,在藤村新一造假之前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还只是发现了大约3万年前的后期旧石器,到底有没有前期和中期旧石器,由于一直没有挖到货真价实的东西,日本的考古界只能在口头上来猜想。

当时日本考古界把旧石器时代细分为后期(1万到3万年前),中期(3万年到13万年前),前期(13万年以前)

因为他们知道,日本的领土整体呈现酸性,人和动物的骨头很难长期保存,转变成化石。而且,日本的旧石器考古起步晚,储备的知识、经验和发掘技术还不够成熟,由于没有化石,他们对石器的判断主要依据地层的年代,而不是石器本身的研究。

照相机忠实记录了藤村新一是怎么挖到文物的,早晨六点,他趁天蒙蒙亮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一百万年的地表层中,然后填埋,再踩平,鬼鬼祟祟离开。

爱彩票app下载安装 4

这在日本掀起了考古热潮,民间也出现很多研究团体。

藤村新一像神一般的出现了

当时就职于日本东北动力公司的藤村新一有一个小爱好——研究旧石器,下班没事干,别人都去泡酒吧了,他却去收集各种石器,还经常参加一些业余的考古活动,偶尔还去实地刨刨坑,捡回来一些破石头、烂骨头什么的。

只有高中文化的他,既没有专业的考古知识,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但这些都不要紧,都挡不住他那颗聪明的大脑和狂野的激情。

座散乱木遗址

藤村新一的第一次“大发现”

1981年10月3日,藤村新一跟着一支考古队伍到宫城县岩出山町“座散乱木遗址”进行考古挖掘。

这个遗址大概是4万年前的,如果这里挖出宝贝,就意味着日本存在中期石器,这将是划时代的发现。

一到现场,大火就解散,各自找个角落去翻土去了。藤村新一和其他人一样,用小铲子东挖挖西挖挖。没过多久,他突然激动的喊道:“出来了”,大家赶紧围过来。

只见藤村新一的小铲子上有一个小石器,紧接着,他又在不同角落挖出了48枚石器。

这就能证明4万年前日本的本州岛上有人居住生活过,整个日本的考古界都沸腾了,很快,日本官方兴奋的公布了这一消息,声称日本是否存在旧石器时代的争论终于有了证据。发现者竟然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业余考古爱好者。

全日本的媒体都把藤村新一捧上了天,希望他能再接再厉,更创佳绩。

果然,藤村新一没有辜负全日本的期待,1984年,他又从17万年前的地表层中有了新发现,一下子把日本的历史拉到了前期时代。

在狂喜的同时,也有清醒的考古学家提出质疑,为什么藤村新一发现的石器都埋在同一个水平面,通常情况下,埋藏上万年的石器会因为地震、水流等原因产生地层差异,这种时间差异数十万年的石器处于同一地层的现象极其罕见。

但是,在日本媒体24小时的狂轰乱炸式的报道中,这些质疑声都被淹没了。

到了90年代,藤村新一辞掉工作,专心投入旧石器的挖掘之中,1993年,他声称上高森遗址是约50万年前的遗址,是日本最古老的遗址。

当时的日本媒体都在问能不能在那里找到“和北京猿人同时期的日本猿人”,全日本的目光都投向了藤村新一。

藤村新一果然是神一般的存在着。

1994年10月,他发现了50万年前的6枚石器;1995年10月,他又发掘出了60万年前的石器;1998年11月,再次挖出60万年前的石器。

全日本都称藤村新一的手简直是“神之手”,他就是“石器发掘之神”,这么多的记录都是他一个人创造的,发掘现场那么多人每次都与奇迹擦肩而过,专业的考古队员穷其一生一无所获,而一个业余爱好者就像家常便饭。

难道是他们的运气太背了吗?

但是有人发现,藤村新一发掘的石器,大多是整件的,而且相对比较干净,这与几万年前的东西明显不符。

但是,这些质疑声,都被压制住了,甚至被批评为是对藤村新一的人身攻击,有人因为批评藤村,甚至被迫离开学术界。

1999年11月,藤村新一又有了一个重大发现,他挖出了70万年前的石器,全日本举国沸腾,政府立即下令写进历史教科书。他还在相约30公里的两处遗址发现了约10万年前的能完全对接在一起的两枚石器断片。

藤村新一发现旧石器的遗址,当地政府大力投入人才、财力发展旅游业,说不定还有中国人去参观过呢?

藤村新一已经站到了日本考古界大最顶峰,他在公开场合说,要发掘出100万年前的石器,作为礼物送给恩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不是四大文明古国,而是在日本的东北地区,有日本学者狂言要改写世界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定说。

全日本都高潮了:我们竟然是世界上最具智慧的猿!

乖乖,不得了!

但是举国欢庆的同时,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考古神人没有写过一篇像样的论文和学术报告,他始终都是一个现场发掘工作人员。

日本以前都在中国偷着挖墓,将文物运到本国展览,说是日本的文物,现在日本终于光明磊落了,他们一雪前耻,突然自豪了,他们不再是盛唐文化的剽窃者,他们有着比中国更古老的文明。

1995年的一天,日本爆发了一次逆天考古发现,一位叫做藤村新一的考古业余爱好者闯进了公众视野里。

藤村新一中追随其他专业人员的考古挖掘过程之中,突然有了惊天发现,他激动地喊其他人员赶紧过来,大家看到他的小铲子上面有着一件石器,随后就在这块地方,挖出来了四十八件石器。

这一发现随后让日本考古界全员都陷入了狂喜,这证明了在四万年前的本州岛就已经有了日本人生活的足迹。日本人的先祖很可能是土生土长本土发育,不是外来移民!

始作俑者藤村新一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关注,紧接着他就开始进入专业研究考古领域,毕竟业余身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也是凑巧,在接下来没过几年,他又挖掘出来了“新的”石器,更加证实了他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这一次,他将日本的历史再度提前,他就像考古界的布勃卡,布勃卡把男子撑杆跳的世界纪录破了35次,看上去,只要藤村新一想,他也能一次又一次的刷新日本的考古历史记录,那就是为新的考古权威专家学者他藤村新一准备的!

藤村新一不孚众望,每一个发现都引起了一片哗然和赞叹。他成为全国上下的焦点人物,在1999这一年,他又发现了70万年前的石器。

这一次,就连日本政府也陷入了兴奋之中,全国上下一片癫狂,大家都希望他能够再接再厉,打破其他国家古人类生活时代的记录。

没问题!

不久后,藤村新一又宣称,自己能够找到一百万之前的石器来礼献给自己的恩师,他只要想,当然就能办到!因为他是能不断创造奇迹的藤村新一!

文物是长度的“物证”,世界上有很多国家都重视文物的发现,因为它可以弥补史书的空白,也可以将此国历史向前推进几千年。

2005年,一支美国和英国专家组成的团队,来到了大英博物馆和美国史密森尼博物馆。他们取出了著名的“玛雅水晶头骨”,用电子显微技术和X射线技术进行检测。

结果发现:水晶头骨上有多处细微旋转划痕,这是一种叫做“旋转轮”的珠宝加工设备造成的。所以,水晶头骨是近代珠宝匠的作品,典型的考古造假。

但是,不管是不是造假,水晶头骨已经成为了一个大IP,为很多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那么,水晶头骨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是这样的:1924年,英国探险家米歇尔·黑吉斯带领团队来到了中美洲,探寻神秘的玛雅遗址。随同他而来的,还有17岁的养女安娜。

他们在当地玛雅人的帮助下,在伯利兹的热带丛林中,找到了一座古城遗址。通过一年的时间,这座占地6平方英里的古城被挖掘了出来。其中有金字塔、宫殿、墓穴、城墙,以及地下室。

有一天,兴奋的安娜爬到了金字塔的顶端,欣赏风景。忽然,她发现金字塔的裂缝深处有东西在闪闪发光。米歇尔的团队闻讯赶来,花费很长时间才清理出了一个洞口。安娜小心翼翼的爬了进去,在这个洞穴的底部发现了一个水晶头骨,她立刻带了出来。

这个水晶头骨长17厘米,宽和高12厘米,重达5公斤。可以明显的看出,它是由一块完整的水晶雕刻而成,做工细致,惟妙惟肖。


英国和美国的报纸都报道了藤村新一这个神奇的名字,关于他挖掘出新文物的事迹层出不穷:

真相浮现

由于对罗杜炯公主的记载实在太少 , 因此有必要看看在树脂壳下面的木乃伊究竟是什 么样子。要做到这一点而又不破坏木乃伊 , 就得把她送进医院 , 用X光机检查她的内部情况。检查结果表明 , 她是一个成人 。随着研究的继续深入, 令人不安的真相开始浮现 出来 。 首先是发现 “ 波斯公主 ”棺材上的铭文有语法错误 , 接着又发现了另 一 个细微得多的矛盾之处 , 即罗杜炯是“ 沃德戈娜 ” 的希腊译文 , 而沃德戈娜才是 波斯国王泽克西斯之女的本名 。

由于罗杜炯是后来才有的希腊译名 , 所以意味着为她的棺木铭文者采用了非波斯拼写 法。这无疑是一个重大错误 , 波斯国王没有任何理由让人用希腊文来为其女儿铭文 , 因为到后来希腊征服波斯时 , 罗杜炯已去世很久 。也 就是说 ,“ 罗 杜 炯 ” 棺木上的铭文是伪造的 。更惊人的是 , 伊普拉欣博士接着又 在 “ 罗 杜炯 ” 棺木上的铭文刻痕中 , 发现 了铅笔芯痕迹, 这明显穿帮了。同时 , 进行碳14 测定显示 , “ 罗杜炯 ” 在棺材中所躺的草垫制作于50年前。至此可以肯定 : 有关这具木乃伊的一切都系伪造 , 这一伪造是欺骗藏家,从而赚钱。

爱彩票app下载安装 5

为什么有人要煞费苦心的打造这么精美的水晶头颅呢?

很简单,在那个疯狂考古的时候,背后充斥着巨大利益。每一颗水晶头骨的发现,都会引来私人收藏家的关注,能卖出大价钱。

极有可能是一些欧洲文物造假人士,让珠宝匠加工了头骨,然后带到考古现场,和探险家们合作“发现”了它,然后兜售出去。

不管怎样,水晶头骨算是火了,满世界都是。大家没事可以逛逛义乌小商品,到处都是,各种款式,批发更便宜。

考古造假的事情比比皆是,说到底脱离不了造假这个概念,可你见过把真古董鉴定成假的,自己低价收进,然后以天价卖出的事情吗?

艺术品市场水太深,不会游泳的千万不要乱入。话说2009年9月,作为一个古玩爱好者的河南朱大爷,携一幅乾隆祖传的《嵩阳汉柏图》去参加河南卫视举办的鉴宝节目。由于自己鉴赏水平不太高,他就专门拿来电视鉴宝节目让专家给掌掌眼。

这个专家的名字叫刘X,是中国著名的书画鉴定专家,很是权威。他当场就给出了鉴定结果,说他们拿来这幅《嵩阳汉柏图》是假画,是后人临摹的,估价三万左右。然后又说晚上去他住处,想办法给他联系个高价买家。于是到了后来,一个叫程功的买家愿意出十七万购买此画,朱老爷子想一幅假画还能卖十七万也不容易,就卖了。

事情没过多久,2011年6月朱老爷子在家看电视时候,发现自己出手的《嵩阳汉柏图》出现在北京保利2010年12月的拍卖会上,并卖出了8736万元人民币的天价,于是朱老爷子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提出了诉讼。

就此事本身而言,刘专家已经涉嫌欺诈,把价值将近一个亿的古画鉴定成三两万,然后以朋友名义低价买走,自己又高价卖出,价格严重失衡。此后刘专家还狡辩自己并没有下结论说是真画还是假画,真是无耻之尤,缺德到家了。

考古造假事件本身已经层出不群了,作为专家把真假颠倒,故意隐瞒事实,谋取暴利,毫无职业道德,直接损害的是中国古玩界的信誉,看前几年大热的鉴宝节目,现在还存活着几个?此都拜这种专家所为,可恨!

过了几天,日本一些考古队在媒体的簇拥下来到这里,藤村新一指挥别人从他埋下东西的地方展开挖掘,突然他大喊着自己挖到了“石器”。

我是回望历史,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日本有一位在国内非常知名的考古学家,在日本很受尊重,因为他挖掘出了七十万年前的旧石器,这件事情让日本政府激动得坐立不安,当即命令教科书将这个重大发现记录下来,然后日本高中的历史教科书赫然登着“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奇迹”。

波斯公主

这些文字最后被确定是古波斯帝国的文字。令人奇怪的是 , 从文字上看 , 这具木乃伊应该是古波斯人 ,但问题是古波斯人也不会制作木乃伊。所有考古学家都对此感到迷惑不解。最后,得出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 : 这具木乃伊是一个波斯人 ,只是这个波斯人被古埃及人制作成了木乃伊。巴基斯坦发现木乃伊的消息震惊了考古界 , 如果这个结论无误 , 也就意味着古埃及曾把他们的殡葬工派到了波斯帝国 , 为波斯人制作木乃伊—这将是一个划时代的考古发现。为此 , 科学家将重新审视古代文化的相互影响 , 而且也将改写波斯人的文化史。

尽管已有的证据都说明这是一具波斯 木乃伊 , 伊普拉欣博士却坚持着一个学者应有的审慎 , 决心考证现有的一切证据,她相信木乃伊的身分能够通过那些楔形文字得到确认 , 为此她想方设法自学了古波斯 文 , 试着把刻在棺材上的楔形铭文翻译了出来。 其意思是:我是伟大国王泽克西斯的 女儿 , 马扎瑞卡保护着 我 , 我的名字叫罗杜炯。看来 , 这个木乃伊不是普通人 , 而是一位 波斯公主。关于她的生平 ,史书上记载得很少 , 不仅不知道她的生卒年月 , 而且不知道她死 于何种原因 。在接下来的几星期里 , 伊普拉欣博士又找到了一些新证据 , 证明这具木乃伊与古波斯都城铂塞波利斯皇宫有联系 。 铂塞波利斯宫是罗杜炯的祖父达留斯和父亲泽克西斯建造的。 泽克西斯在位时统治着一个庞大的帝国 , 它的疆界东到印度 , 西至地中海沿岸 , 南边则囊括了埃及的全部国土 。

在拍塞波利斯还居住着几百个石匠 , 其中一些是埃及人 , 他们被雇佣来雕刻皇宫里精美的艺术石像 。在安放木乃伊的棺材里 , 可见玫瑰花形的雕饰。 在古波斯人的纪念碑上 , 这是最常见 的装饰。 此外 , 在 棺材头 部位置 有 7株柏 树 ,并且木乃伊头戴的王冠 上也有 7株柏树的徽记柏树是古波斯哈马丹城的象征 , 在泽克西斯国王时代 ,哈马丹城是举行国王庆典的地方。皇族成员死后 , 其头饰和棺材头部两边被授予这座城市的徽记 , 以说明死者地位之重要。此外 , 在木乃伊 的 木棺上 , 还有罗杜炯所属所罗亚斯德教主 神的雕像木乃伊和棺材里的装饰品都与波斯皇室所用的装饰品风格完全一致 , 甚至金面罩也与伦敦大英博物馆波斯艺术廊所藏的金面具一 致。 这一切进 一步说明 , 棺材里的木乃伊正是泽克西斯的女儿罗杜炯 。

在这些民间研究团体中,有个叫藤村新一的史学家最有名,他被誉为日本的“石器之神”,在日本考古学中稳居大神地位,因为只要他参与的陵墓发掘就一定会有所发现,而且日本考古界期待什么,他就能发现什么。

中国考古界也有一件著名的造假事件。

1971年,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了一场大型的文物展览,其中有一件文物上面有白居易的《卖炭翁》诗,时间是唐宪宗年间,这下子轰动了学界——早在唐代新疆地区就出现了反映阶级压迫的诗歌以及学习汉人先进诗人的事情。

造假的文物得到了当时中科院院长的郭沫若先生的极力推崇,假东西还上了中小学的教科书,不是没有人质疑,但郭老的威望让这些质疑声都销声匿迹了。一直到九十年代经过调查才发现,文物是赝品,是当时考古学界某些急功近利的人伪造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更多历史类原创内容,欢迎关注@历史宝藏。

首先列举两个文物造假事件:

斐济美人鱼造假事件,最终被发现是一条大鱼和一只猴子的缝合体

1999年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号称在中国发现1.25亿年前恐龙和鸟类之间进化的缺失环节——辽宁古盗龙,最终证实使用鸟类和恐龙骨骼拼凑而成。

这些都是考古界有名的造假事件,在当时影响比较大。

但是,以上这些造假事件和今天我要说的这件考古造假事件相比,都是小儿科。因为这件造假事件被揭穿后,直接使日本的考古退后20年,乃至现在依旧还不敢踏入“考古界”。

其实日本考古的热潮在二十年前才兴起,比中国晚得多,而且日本不像中国那样有大量陵墓,我们知道中国有很多珍品,光那些名贵的字画在现在就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随便得到一副“真迹”,就能够寻常人吃喝一辈子的。

无独有偶,这样的考古造假事件还有很多。

斐济曾经有一个美人鱼造假事件。随即就被证明这个其实只是一个合成的玩意儿,并不是真正的美人鱼。

还有伪造的希特勒日记、麦田怪圈等等,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这样的事情爆出来。

没有永远的虚假,真相也总是只有一个,不管是再高明的造假技术,最后也还会暴露出其真实的面目。

在这么多的造假事件背后,不仅仅出于某些考古学者想要出名的野心和对财富的渴望,我们或许也可以揪出一点积极因素。

很简单,考古学在公众视野中的曝光度还是不够多,至少与当红戏子流量小鲜肉一比,太相形见绌。大家给到考古事业上的关注实在太少,那些一辈子都在为考古做贡献的专家学者,没几个受人重视。

国家为了支持他,给了他很多资金,他一跃成政府部门的人,而不是民间团体,日本的一些激进分子也将他们推向神位,四处打着藤村新一的旗帜宣传激进理念。

所以,也许,这就是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给公众开出的小小玩笑。让大家知道,科学和历史,原本应该比热搜上的那些学术造假、人设造假的明星们要来的更加重要。

最早跟踪拍摄的是一个媒体的记者,他偷偷将照相机安在考古发掘现场,然后躲在一边观察。

谜团仍在

虽然初步断定这据木乃伊是一位波斯公主,但是仍然还存在许多谜团。首先,波斯人从未有制作木乃伊的记录。其次,铂塞波利斯皇室成员的墓早在几个世纪前就被洗劫一空了,皇室成员和骸骨从来没有出现过。最后,伊普拉欣博士还发现,这些波斯的契形文字竟然还存在拼写错误,不过,这也许是工匠文化水平不高所致。不管怎么说,这些谜团使得整件事情更加扑所迷离。

但他没想到,这一切都被照相机记录下来。在事实面前,藤村羞愧地低下了头,不情愿承认了自己动了“手脚”,但他坚持说以前挖出的那些文物是真实的,这个是他昏了头才造假的,你们相信他的话吗?

他的事迹也随即写进了日本的教科书中,让全日本的孩子知道,他们的历史竟然能那样久远。

繁荣背后,大家很少提出质疑,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些过于幸运?他毕竟之前只是高中文化,并不具备专业考古知识,可是为什么偏偏其他人穷极一生都没有挖掘出一个有价值的文物,为什么到了他这里一刨就有,好像这些文物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专门就等着藤村新一的赏脸到来?难道这真的是传说中的人品带来的运气吗?

有的学者开始怀疑并指出,藤村新一挖出来的石器,稍显工整,做工略微精细一点了,不太具备那个时期的特点。

当然,这些酸葡萄心理很快就被舆论淹没。但是没过多久,这位考古界的大神就漏出来了马脚。

一家新闻报社想要拍到独家新闻,在藤村新一常去考古的地方悄悄安置了一个监视器。

没想到的却是,他们这次斩获颇丰,拍到了藤村新一正在将伪造的石器埋进去的过程,随即藤村新一就装作挖到了石器,显得非常惊讶开心的样子。

纳尼?专家还是戏精?

这一意外收获,令陷入举国欢庆的日本泼了足量的凉水。当局立马开始修改教科书,撤消之前所公布的信息。

丢人丢大了。

在实锤铁证面前,这个考古界的大神也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的错,自始至终都是自己在伪造、愚弄大众。

为什么他能够蒙蔽了那么多的人呢?

首先是日本当时的考古学界和政府都认为,他根本不可能而且也没有胆量欺骗大家,日本少有学术造假现象,这个后果过于严重。

当时日本全国人民和政府对这件事情都很有期望,所以藤村新一就利用了他们水涨船高的期望值,与其说藤村新一的新发现是在创造历史,不如说公众舆论在推动着他去创造大家心目中觉得理所应当的历史。

人们心中也已经倾向于相信这个事实,只有在这样的条件设定之下,他的阴谋才能每每得逞。

今天的我们总是想要了解更远古的历史,文物是最好的载体,它证明了我们祖先曾经创造过的辉煌。

来自何处?

虽然这个发现令人兴奋,但是对于这具木乃伊的来源,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来自伊朗,但是伊朗从未有发现木乃伊的记录。也有人认为来自埃及,经过不断倒卖来到巴基斯坦。但是专家指出,这具木乃伊和埃及木乃伊的制作方法明显不同。埃及木乃伊制作是有一套严密的流程的,首先受过专门训练的殡葬工小心翼翼地掏出死者的内脏, 在掏 空内脏后 , 把泡碱这类天然干燥剂填充到肚腹里、覆盖在体外 , 以吸去体内的水分 , 然后 , 用亚麻布把尸体包 裹 起来 , 装进木棺 ,在木棺外 , 刻出死者的肖像,最后 , 把木棺装进石棺 。只需初略一看 , 就可知这具巴基斯坦木乃伊也是这样制作的 : 木乃伊包裹着亚麻布 , 木棺套着石棺。 但与埃及木乃伊不同的是 , 这具木乃伊身上还佩戴着黄金饰品 ,而且到处都刻着相同 的楔形文字,明显不是埃及的风格。

估计日本会老实很长一段时间。

日本国内有一些聪明人,他们越想越觉得可疑,藤村新一到底什么来头,他是警犬转世吗?隔着一百万年地表层都能准确无误挖到石器,而且从没有失手的时候。

本文由爱彩票app下载安装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考古界的“石器之神”,没悟出最后却成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