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恩情逾骨肉”——读迦陵先生新书《我的

有大智慧的弟子方能成就大智慧的师父,一个学派或者学说学问能否成就,能否发扬光大,正在乎这样的弟子,否则多好的学说,落到虽有诚心却无资质的人手里,都难免颓然而废。这样想来,孔门之所以有七十二贤人,大约圣人他老人家是感觉,没有一个人可以担当如此重任,所以才广种薄收吧,而他老人家的学说实际也只是其中的若干人等有所传承,足见弟子多么重要。

1980年叶先生结识周汝昌先生,周先生在给叶先生的一封信中提到自己早年便已在顾先生诗集中见到过顾先生“和叶生韵”“再和叶生韵”的多首七言律诗,也曾“与师言‘叶生’者定非俗士,今何在耶?师不答”。当1952年周先生南下四川之时,顾先生将1948年所作《送嘉莹南下》一诗移赠给周先生,还曾提到:“昔年有句赠叶生:‘分明已见鹏起北,衰朽敢云吾道南’,今以移赠吾玉言非敢‘取巧’,实因对题耳。”可见顾先生对弟子的期望之心固多年仍在也。

《顾随全集》 顾 随 着 河北教育出版社

此次,于顾随着述出版用力最深的河北教育出版社,依托《顾随全集》的富集资源,专门析出顾先生讲义,以叶先生笔录善存的听课笔记,参以叶先生同窗好友刘在昭先生之笔记,整理而成《顾随中国古典诗文讲录》8种,其中,有以作品为单元的《诗经》《论语》《中庸》《昭明文选》及唐宋诗词,有以人物为单元的曹操曹植父子和陶渊明,脉络上如线串珍珠,颇有讲义/笔记的随性特征,不追求体系的纵贯,而在意用散点透视的成法,传递名师之于文学名家与经典名作的个性体悟。

为纪念顾随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河北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叶嘉莹先生《我的老师顾随先生》,这是迦陵先生追怀阐述业师顾随先生的文章首次结集。书中还收录了两位先生各个时期的照片近三十幅,习作、书信、着作等影像二十余帧。透过这些文字和图片,我们可以走近并感受二位先生之间超越时空的情谊。

2013年,河北教育出版社连续推出“顾随讲义丛书”6种,包括《顾随讲〈文心雕龙〉》《顾随讲〈诗经〉》《顾随讲〈论语〉〈中庸〉》《顾随讲古代文论》《顾随讲〈文选〉》《驼庵传诗录——顾随讲中国古典诗词》。在叶嘉莹先生等人的推介下,读者对顾随的认知度越来越高,“低调”的一代大师再次走进读者的视野。这些书上市后反响很好,基于这些情况,我们开始着手编辑出版十卷本《顾随全集》。

如果说上述道理尚属人当熟知的常情,那么,名师能够找到足以继承其衣钵乃至发扬光大一家学说的得意高徒,其实也绝非易事,或许就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了。

当年叶嘉莹先生渡海到台,与亲戚们生活在一起,要承担种种琐碎的家务事,顾先生得知后,在日记中曾发出“造物忌才之叹”,还写信给叶先生,希望她在台湾能与自己的女儿顾之英常常见面。顾先生更曾专门为叶先生的工作给执教于台湾大学的昔日好友台静农先生写信,信寄给叶先生的丈夫赵先生,以便叶先生执信去见台静农。虽然后来因为许世瑛、戴君仁诸先生的介绍,叶先生确实在台大、辅仁、淡江等大学任教多年直至离开台湾前往北美,但却也一直未见到此信。直到叶先生的丈夫赵先生去世后三年,叶先生于2011年整理其遗物时发现了老师的这封信,才获知老师昔年关心自己工作的深厚情谊。而且当年音讯断绝后,顾先生还曾在给叶先生之挚友刘在昭的信中感叹“嘉莹与之英遂不得消息,彼两人其亦长长相见耶”。

因了一本书的机缘,我有幸亲近这些大家大师。他们给我的,是值得长久品咂怀思的故事。

作为一个学习者,得遇名师当然是上天赐福的大幸事,因为你可以有机会偷得名师一生对学问对人生极具个性的精粹的深切感悟,而这感悟是可以消受一辈子的福田。所谓名师出高徒,道理正在于此。

顾随先生着作规模之愈发扩大、内容之愈加精审,这其中当然熔铸了太多人的心血,也一定饱含着顾先生与众多弟子后学的种种殊胜因缘。笔者这里想特别提出的是《积木词》三卷,这三卷词是顾先生于1936年1月至9月之间陆续写就的,分别是对《浣花词》《花间集》和《阳春词》的和韵之作。笔者日前在迦陵学舍整理资料时,有幸亲眼见到了《积木词》的一个抄本,当时只知道此为顾先生之词作,并不知为何人所抄,后来请教叶先生,方知乃是叶先生大学毕业以后,1946年所教之学生李绮慧女士所抄录;再后来更自顾之京老师的文章中得知,当初整理顾先生文集之时,她虽然知道父亲曾有三卷《积木词》,却并没有见过,如若不是李绮慧女士抄写、叶嘉莹先生保存并带回交给顾之京老师整理,想必此集已经亡佚。更可令人感动的是,叶先生与这位老学生还一直有联系,李绮慧女士如今也已九十高龄,笔者更有幸见证了叶先生与此七十多年前的学生通电话之情事,师生之间互道近况,也谈及当年抄写顾先生《积木词》一事,其中显示的是顾随先生与叶嘉莹先生、叶嘉莹先生与李绮慧女士,两代师生七十余年的情谊。

2013年秋,我再随顾之京到首都师范大学欧阳中石先生家中。欧阳中石说,顾随的胞弟顾谦先生是他的中学老师,等他到北平辅仁大学读书时,顾先生因病已不再上课,所以他不能在课堂上受教,从未“登堂”。但又笑说:“我已经奉过束脩而执弟子之礼。”原来在1944年冬,顾谦来京探望兄长时,欧阳中石曾奉上小磨香油两瓶作为学生的年礼。因火车上人多拥挤,油瓶被挤得口朝下,油全部洒了出去,结果香油未送到先生面前。之后由顾谦荐引,欧阳中石得以趋府受教,才得顾随亲受面命。欧阳中石回忆顾随的话说:“你不是没落着在‘课堂’上听我讲吗?不要紧,在家里给你讲和在课堂上一样。”说到这儿,欧阳中石满面笑容地对我们说:“我虽未登‘堂’,但已入‘室’。”之后又读到欧阳中石缅怀先师的文字:“我仰望着夫子,这是真的,而做‘学生’则不敢当,做个‘学生’的‘学生’恐怕都不合格。子曰:‘君子怀德’。”欧阳中石谦卑如此,他的老师又该是何种风姿呢!

阳明先生王守仁是旷世大儒,而且文治武功并重,古代圣贤所谓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有人说做得最好的,举世不过两个半人,一是孔子,一是王阳明,半个则是曾国藩。就是这样一位后世敬仰、极具人格魅力的大人物,为了将一位才俊招致门下,却颇费了一番心机。

《我的老师顾随先生》,叶嘉莹着,河北大学出版社2017年5月第一版,45.00元

十卷本《顾随全集》的出版,应该追溯到2009年。当时,我编辑了一本《顾随笺释毛主席诗词》。这本书是顾随先生1959年创作完成的一部教学讲义,也是其生前最后一部着作。机缘巧合,我通过大学老师联系到了顾随的小女儿顾之京教授,从顾老师那里得到这部书稿。书稿中,顾随以诗人、学者的视角和课堂讲授的形式,系统诠释了截至当时所发表的21首毛主席诗词,其风格和见地迥异于当时的笺释类着作,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欣赏价值。于是我向出版社主管领导汇报后做了重大选题报批,随后推出了这本书。

好在他有一众高徒,其中女弟子叶嘉莹,雅擅授业,尤长于古典诗词的讲解,常言他人欲言而未必能言之言,以娓娓道来的真赏,风靡海内,是中国古典文化的传灯人。而迦陵女士自言,她之走上词学研究的道路,主要是受老师顾随先生的影响,她说听了顾先生的课,“恍如一只被困在暗室之内的飞蝇,蓦见门窗之开启,始脱然得睹明朗之天光,辨万物之形态”。今天的学子们似乎未必有兴趣去做一只学术的苍蝇,而古典诗词的绵绵魅力却足以打动会心之人,而迦陵女士乃师顾随先生,也由此得以再现他卓异的风采,旧作新编梓行,于是,驼庵先生仿佛重新回到学术乃至大众的视野。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叶嘉莹先生这样量级的嫡传弟子做传承,今天的人,即便是学术中人,尤其是许多年轻一辈,真的未必能知道顾随先生其人其作了。

六十年来,迦陵先生出入中西、贯通古今,将西方文学理论引入中国词学的研究,体系谨严、成果丰硕。叶先生辨析诗词之差别,指出词自有一种有别于诗的美感特质,而形成这种美感特质的缘故正是因为小词之中蕴涵有一种潜能;她还将词体之演化归纳为歌辞之词、诗化之词和赋化之词三个阶段,不同的词要以不同的标准去欣赏鉴别;她更对词之美感特质加以反省,提出说真正好的词具有一种“弱德之美”,“这种美感所具含的,乃是在强大的外势压力下所表现的不得不采取约束和收敛之姿态的一种属于弱德的美”。叶先生在词学领域取得的成就也正是顾先生所期望的“在于不佞法外,别有开发,能自建树”。

(作者:刘相美,系《顾随全集》责任编辑,本报记者李苑整理)

据说,王守仁听说有个叫王畿的年轻人,才气挺高,就是少年气盛,放荡不羁,好干个行侠使气之事,整天泡在酒馆赌场里。王守仁赏其才华,想会会他,只是一时没有机缘。王守仁心生一计,召集起门下众弟子,让他们天天在家中玩六博和投壶。这些本是丧志的玩物,最是挑动人欲,如今老师亲许放禁,弟子们自然十分兴奋,于是成天聚在一起饮酒呼喝,玩得有些嗨。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王守仁暗中派一名弟子找到王畿邀赌。王畿见来人一身书生打扮,竟要和自己赛赌,便嘲笑他道:“酸腐的儒生也会玩博戏吗?”那弟子回答说:“我师傅门下,天天玩这个,有什么稀罕。”王畿一听,大出意外,便问他老师是谁,急于求见。那位弟子便带王畿来见王守仁,王畿一见器宇不凡的王守仁,便大觉倾心,开口便自称弟子。从此王畿便拜在王守仁门下,成为他最赏识的弟子之一,是王门七派中浙中派的创始人,世称龙溪先生。

叶先生1945年大学毕业后,即开始在中学教书,同时也在各大学中继续听顾先生的课。1946年夏天,顾先生在给叶先生的一封信中写道:

在《顾随全集》的编辑过程中,我有幸拜识先生的高徒——叶嘉莹和欧阳中石等人。

《顾随中国古典诗文讲录》:《顾随讲〈诗经〉》、《顾随讲曹操·曹植·陶渊明》、《顾随讲唐宋诗》、《顾随讲宋词》、《顾随讲〈论语〉〈中庸〉》、《顾随讲〈昭明文选〉》,刘金柱主编,叶嘉莹、刘在昭笔记,高献红、顾之京整理,河北教育出版社2018年9月版,总定价410元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 1

在编辑出版这套书的过程中,很多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顾随常常以西方文学来解读中国古典文学,而且英语法语夹杂,这既是他的深识通变,又是他中西合璧思想以为我所用的理性自觉。用这样的方式方法说解古典,在当时学者中很少见,即便是当下学者中也不频现。

诚如顾先生高弟叶嘉莹所言,“我以为先生生平最大之成就,实在还并不在其各方面之着述,而更在其对古典诗歌之教学讲授。因为先生在其他方面之成就,往往尚有踪迹及规范的限制,而唯有先生之讲课则是纯以感发为主,全任神行,一空依傍,是我平生所接触过的讲授诗歌最能得其神髓,而且也最富于启发性的一位非常难得的好教师”。此话固然是顾先生毕生成就的一种评判,其实更是作为顾先生嫡传弟子的叶先生的深切感悟。大约正是因此,自辅仁大学国文系亲炙伊始,叶先生便追随顾先生学习古典文学,毕业后在中学任教,也仍前往辅仁和中国大学等校旁听顾先生课程,直至离开北平。在此期间,叶先生笔录下半尺多厚近百万字的听课笔记,并在后来的颠沛辗转中,始终随身携带,视为拱璧。之后,在叶先生指导下,顾随先生女公子顾之京与其他学人合作,致力于整理顾随遗作,而叶先生珍爱的听课笔记,自然是其中不可或缺乃至极具个人风采的一个部分,其单行版本久已行世。

……年来足下听不佞讲文最勤,所得亦最多。然不佞却并不希望足下能为苦水传法弟子而已。假使苦水有法可传,则截至今日,凡所有法,足下已尽得之。此语在不佞为非夸,而对足下亦非过誉。不佞之望于足下者,在于不佞法外,别有开发,能自建树,成为南岳下之马祖;而不愿足下成为孔门之曾参也。然而“欲达到此目的”,则除取径于蟹行文字外,无他途也。……——顾随1946.7.13致叶嘉莹书信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 2

譬如顾随先生,可以说是不世出的大师,不但学问好,而且诗词曲剧小说等诸般兼擅,书法出唐入晋,自成一家,是一位富有浓郁文人气质的大学者。然先生如此圣贤根基,身后却不免寂寞。这也许是因了他站得太高,“无人会,登临意”。先生别号苦水,只好临风自吞苦水了。

2009年,顾之京教授曾发现一首顾先生作于1957年2月的小令《踏莎行》,歇拍二句为昔年所得断句“耐他风雪耐他寒,纵寒也是春寒了”,此词显为顾先生对叶先生1943年一首“用羡季师句”之《踏莎行》词的和作。

我觉得,一本书的好,不该是有限的好,而应是在岁月流长里,从书的好中更加认识到人的好。在先生的文字里,能时时处处感知到学问与人的生命和生活以及与当下社会的一种契合。读先生的诗词、书信、日记,尤其读其讲授中国古典诗词文的三卷,总能感觉到先生站在学术与人生的高境界,以博学、睿智、深思的讲述,把东西方文化熔于一炉,将文化、艺术、学术融会贯通,把人生、社会融为一体,既有能“入”的身心体会,又有能“出”的通观妙解。读过顾随作品的人都能感受到,先生的文字总能直指心灵,所以魅力隽永。

说起来,虽然当下的大学更偏重于所谓学术成果,其实作为大学中人,传道授业解惑原本才是他们立身的根本。诚然,如顾先生这样着述讲业兼擅的大师当然是极难得的翘楚,但作为教师能将课讲好讲到位乃至讲精彩,令受业者获得教益乃至如沐春风,实在也是一件颇不容易的事情,其中需天赋,更要用心。如此,这套新出的顾先生讲录,或可为个中人提供大师之所以为大师的案头文本,或可从中窥见大师随语成韵、字字珠玑的绚烂风范,尽管笔录较之耳提面命的临场,总不免有难以全息的缺憾,但也实在又是最方便最实惠的私淑路径了。

迦陵先生说“自己虽自幼即在家中诵读古典诗歌”,却“如一只被困在暗室之内的飞蝇”,是顾先生的课打开了门窗,自己才“脱然得睹明朗之天光,辨万物之形态”。最初,顾先生会对叶先生交上来的诗词习作进行批改,“即使只是一二字的更易”,却也给叶先生“极大的启发”。叶先生十五岁时作有一首题为《秋蝶》的小诗,最后一句原为“满地新霜月色寒”,顾先生对此句的批语说“‘色’字稍哑,‘乍’字似较响也”,在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顾先生对遣词用字的敏锐感受和精微辨析。此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老师在给学生批改习作时所用的是“稍”“似”“较”这样带有商量口吻的字眼,想必这一定给年少的叶先生带去了不少的鼓励。从师受业两年后,叶先生又呈上《摇落》一首和《晚秋杂诗》五首,计六首七言律诗,此次作业发还时,顾先生并未作一字之更易,而是和了六首诗还给叶先生;此后不久叶先生也和韵六首再呈老师,顾先生又再和六首。现如今南开大学迦陵学舍院内月亮门两侧之联语“入世已拼愁似海,逃禅不借隐为名”即为当年叶先生所和诗中一首的颈联,那一年叶先生二十岁。

2013年1月4日,我陪同顾之京到南开大学拜谒叶嘉莹。此次亲面,既是汇报《顾随全集》的编辑情况,也是请其为这些笔记拟出卷名。叶嘉莹说,笔记内容从诗词到文,自成体系,遂诗词一起,为“传诗录”;古典散文另卷,为“传文录”。在问到书稿的编辑进度时,叶嘉莹一脸严肃地叮嘱我:“一定要做好检校工作,里面的诗词引文一定要校对仔细,不要出错;否则,书出来后不要来请我。”先生的话着实令我吃一惊,我起身正襟回复说:“先生放心。”于是暗下决心,对文字半点都不得马虎。

顾先生希望叶先生成为“南岳下之马祖”,而不是“孔门之曾参”,并指出“欲达到此目的”,须“取径于蟹行文字”,也就是说要取径于西方的学问。叶先生一生历尽艰辛,1969年辗转定居于温哥华,不得不用英文讲课、批改学生的英文论文,但也正因为这样,叶先生在默默冥冥之中却已经完成了老师的期待。此次书稿编印之时,叶先生特别提出将《西方文论与中国词学》一文作为附录收入其中,此文由笔者据叶先生今年三月份两次同题讲演的录音整理而成。叶先生将自己多年来学习运用西方文论研治中国词学的过程融会贯通,首先回顾了词之起源与《花间集》对后世之影响;其次通过女性主义的理论来辨析《花间集》中的女性叙写与传统诗歌中女性叙写之不同;再从诠释学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分析小词的微妙作用;最后以“创造性背离”的角度提出小词中蕴涵有一种潜能,正是这种潜能使得小词能引发读者那么多深隐幽微的联想。叶先生将此多年研读之成果称之为对老师当年鼓励其取径西方“蟹行文字”之期许的一个回答。

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顾随做学问相当严谨。在先生自己编订的着述文字里,除了一些时代原因出现的异体字、异形词外,知识性、常识性差错几乎没有,所用引语都有出处而且都准确无误,一代学人的治学态度可见一斑。

虽然自迦陵先生南下后,师生二人再未相见,但顾先生对学生的关怀与惦念从未止息。纵使许多情况都是在多年后才被发现了解,但叶先生对老师的关怀是一直有所感受的。为感念师恩,迦陵先生二十年前即在南开大学以老师的名号设立了“叶氏驼庵奖学金”,用以传扬老师的学问志意,勉励后学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的学习与研究。叶先生还把龙榆生先生的一句词“文字因缘逾骨肉”转化为“师弟恩情逾骨肉”,从“文字”到“师弟”是论述对象的转换,而从“因缘”到“恩情”则可以看出叶先生对师恩的感怀之深。

叶嘉莹是蜚声海内外的知名学者,作为顾随的传法弟子,她不负恩师重望,将中国古典诗词之美传播到海外。《顾随全集》卷五、卷六、卷七收录了叶嘉莹当年听顾随讲授中国古典诗词的笔记整理稿。

顾、叶二位先生之为人与为学,可资师法之处极多。今仅就自己阅读《我的老师顾随先生》一书之所得,简述此一段超越时空的师生情谊。

顾随是中国现代文坛上一位卓然特立的诗人。先生讲说诗词的精妙,时时处处不脱离人,不遁于世,而这人又不止于诗人词人,而是延展到了普通的读诗读词的大众,让文学可以与人生息相通。先生的书信、日记更是妙趣横生,里面的先生是可爱的、丰满的,在先生的文字里就连悲苦也是带着微笑的,能让你感知到人世之亲。

“以无生之觉悟为有生之事业,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叶先生常常讲这两句话,并且说这是老师顾随先生所说。但叶先生当年的听课笔记中并没有这样的记述,顾之京教授也不记得父亲曾经说过这两句话。近来叶先生因为已至耄耋之年,才明示此语并非出自顾先生之口,而系自己在大女儿及女婿双双因车祸罹难后所了悟到的,当年叶先生恐怕自己年资尚浅,没有资格说这样概括人生的话,便托名老师。这句话不难理解,可要真正做到则绝非易事,而这恰恰是叶先生的追求,也确实是她一生的真实写照。叶先生十六岁便有诗云“如来原是幻,何以度苍生”,彼时先生便不相信有待于外的依靠;二十岁写下“入世已拼愁似海,逃禅不借隐为名”,似乎已经预示了自己为师为学的一生;五十六岁所填一阕《踏莎行》词云“谷内青松,苍然若此,历尽冰霜偏未死。一朝鲲化欲鹏飞,天风吹动狂波起”,此时的先生已经超越了人生之小我、跳脱了生死之局囿,开始了候鸟般往返中加两地的生活;八十三岁写下“柔蚕老去应无憾,要见天孙织锦成”,九十三岁写下“遥天如有蓝鲸在,好送余音入远波”,一直倾心力于教导培养后学,为文化的延续、为师恩的传承而尽力。

1948年叶嘉莹先生离开北平,结束了六年从师听课治学的生活。师生之间初时尚有书信往还,后来因时局变化,音信断绝。1974年,渡海二十余年后首次返乡的叶先生最希望见到的就是伯父狷卿公与老师顾随先生,可惜两位长辈都已过世。此后叶先生多次邀请昔年同学,同襄共举整理出版顾先生的文稿。除了搜集遗稿、联系出版,叶先生更将自己珍藏的多册听课笔记交给顾先生的女儿顾之京教授整理出版,并言明一切版权和稿费全部归属于师妹顾之京以作为对老师教诲之答报。198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首度推出《顾随文集》,内容约五十四万余字,除了顾先生自己的创作和论着以外,还有一部分能够反映顾先生昔年授课风貌的,即是自叶先生听课笔记中辑录整理出的《驼庵诗话》,约有七万字之多。此后顾之京教授又陆续整理出顾先生着作的多种单行本以及四卷本两种全集,经过近三十年的搜集整理,2014年河北教育出版社所刊印的十卷本《顾随全集》有近三百三十万字。虽然叶先生未再参与后续的整理工作,但她感谢并感动于之京师妹所做的种种努力,并以“中郎有女”称赞其在整理老师着作、弘扬老师志意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师弟恩情逾骨肉”——读迦陵先生新书《我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